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三)【哨向】【喻黄】

不会推理
逻辑喂狗
————
   “哇好棒,这是一对很恩爱的情侣哦”黄少天棒读

    他显得有点头疼,反坐在椅子上,下巴枕着椅背,对面是坐在床尾的喻文州
 
   床上摊着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和纸质文件,这些是他们翻找出来的资料。
 
  “这个时候,我就要代替命运对你说一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了”喻文州头也不抬的回答

  他正低头在看已经从相框取出的照片。

   ——是这对情侣的合照,两个人看起来很年轻,较矮的女孩子披着卷发,看起来甜美可爱,男孩子面目柔和,黑短发,两人都对着镜头微笑
 
  这是他们要乔装的对象,也是黄少天痛苦的源泉。
  
  黄少天凑过去看了一眼:“乔装成他们的样子...真的有用吗?”

  “毕竟世界那么玄幻,谁也不知道平行宇宙和克隆存不存在,看对方对我们的态度,很容易判断出失踪者是主动还是被动。”

  “那...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出现了——谁男谁女?”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
 
  黄少天仔细的品味了一下这个富有深意的眼神。

   “我?!”黄少天难以置信,脑内瞬间两行标题刷过去。

  天呐命途多舛,成年男性穿上女装为哪般?!
  真是丧心病狂,恶毒队长逼良为娼冷心肠!!
 
  黄少天感觉要为自己流下同情的泪水了。

   喻文州点点头:“我们这群人里,只有你能做到”
   “骨头是固定的,如果没有特定的技巧是不能改变身高的”
   “我曾经和令尊共事过,他曾告诉我,你们家族有一项技能——缩骨”

  “至于脸......”
“虽然你现在看起来是个很帅的青年,但是你看,如果加上妆”
  喻文州伸手点了点黄少天脸上几个位置
  “比如说扩大眼睛,加阴影改脸廓,你的气质就会截然不同。”

  黄少天震惊,他当真没想到,有一天会得到这样的评价。
 
  “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像女孩子???”黄少天很愤怒

  “不,不是这样,少天,你难道不知道,化妆术是亚洲四大邪术吗?”喻文州脸上写着“你还太年轻”

  有道理,黄少天想,他感觉自己被说动了。

  但他又想起自己以一向导却能干翻数万万哨兵的实力。

  不行
  黄少天抬起头,想再挣扎一下。

  然后
 
他感觉自己被控制住了头,顺带的还往下摁了摁

  “乖”对方传来声音“喻文州可是队长,你怎么能忤逆他呢”

  这声音不太像喻文州,更像某个特化组的某个人才。

  这个人才看他抬起头来,还嘲讽的对他笑了笑:“怎么样,哥在你刚才脑内刷屏的时候进来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你大爷

  黄少天沉默的看了一眼叶修,想把拳头糊他脸上

  喻文州摇了摇头,:“冷静少天,他只是过来送材料的”

  这一下就把他的注意力已经过去了,他探头,想看看是什么材料,结果对方做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通讯器

   汇报的时间到了

  “哟,那我该走了,回见啊各位”叶修走向窗台,敷衍的挥了挥手,然后一跃而下

   黄少天直接伸手把通讯器挂上了。

  “汇报”喻文州平静的声线响在通讯频道
 
   “这里郑轩,假扮的身份是......一个中年教授,叫路止,呃暂时没法化妆,但是身体姿态大概可以模仿”

   挂着通讯器的黄少天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郑轩似乎听到了,他小声的说了一句“压力山大,别笑,不就是中年人吗,这么不厚道,小心自己要装的是个女孩子”

  黄少天的笑凝固了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一声,没等郑轩发出谴责,就把声线稳回去,假装正经的说:“还有吗?”

    “呃”通讯器里传来纸张翻页的声音“涉及的领域是生物,最近在研究——向导哨兵属人种与普通人的脑部差异,天呐,不愧是和塔合作的人物,这个论题很厉害啊”

  “最近没听说过相关议题.....值得商榷”喻文州沉吟,然后再问:“继续”

   “这儿徐景熙,假扮的身份是教授的助手,于静,一名中年妇女...天呐真的要女装吗.....”

  “哇,好惨啊”郑轩不是很真心的同情着
  
  “可怜,难以想象乔装中怎么上厕所”这可能是宋晓

  徐景熙的声音透着一股被迫女装的疲惫——黄少天露出了同病相怜的神色。
 
  “是的”喻文州不为所动

   “好吧”徐景熙似乎深吸一口气“在她的电脑里有行程表格,包含参与人名单,有教授,助手,两个研究生,助手的养子和侄子,行李里的笔记本每一页都画了大大的一个鬼画符一样的玩意儿,压根儿看不懂。”

  “慢慢研究”喻文州做了总结:“还有吗”

  “没有了”

  “下一个”

  “李远,身份是侄子,路迢,一个搞文学的吧,摞了一叠故事的的开头,不过还没找到他真正写完的故事,似乎和研究不沾边,只是跟过来旅游的。唉你说路遥和这个人名字一个意思,一个成了大作家,一个忙着挖坑不填。这对比也是有意思”
 
  “可能潜意识里他以为自己已经写完了吧”喻文州漫不经心的回。

   “宋晓,身份是养子,路枫,是个大学生,学的历史,但是似乎对宗教感兴趣,房间里很多宗教建筑物的照片。”

  现在只剩他们俩没说了,喻文州看向黄少天,黄少天露出悲壮的神色

  “黄少天,身份是女研究生孟思甜,天呐这个孟思甜出来旅游都要带一个大化妆包,十几个色号的口红,讲真我根本分不清这几个颜色有什么区别。哦对了差点忘了正经事,这个孟思甜喜欢做实验——奇怪他这么喜欢口红怎么不去学化学——诶等等!我还没讲完,队长!等等——”
 
  黄少天本来在讲开头时还很悲愤,结果后来越吐槽越兴奋,于是喻文州直接拉下他的通讯器
  “黄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惨”这是郑轩

  “这个话,是不是有点多。”这可能是宋晓。

  “哇槽点好多,但是歪重点的能力给满分”这可能是李远

  “等等你不为自己处境伤心吐槽的那么欢快干什么啊!”这肯定是徐景熙

  然而评语黄少天已经听不到了,他看着被队长收走的通讯器,感觉被剥夺了人生的舞台!一生的伴侣!心脏病的救心丸!他心都快碎了!

  然而喻文州理都没有理他。
   “喻文州,身份是研究生姚树生,一个.........气质很像我的男孩子”

  “哦气质很像队长吗,是那种用不知道是什么把人压醒然后还一脸微笑的深不可测的气质吗”李远的声音幽幽响起
 
  “闻者流泪,见者伤心”徐景熙看热闹不嫌事大

   “楼上上的兄弟我也!被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拍醒的”宋晓叫。
 
   喻文州:“——总之等材料到了化好妆,大厅集合吧”

  他掐掉通讯,然后对上黄少天的炯炯目光

“想要通讯器?”喻文州迎上目光

  “对对对”黄少天头如捣蒜

  “作为交换,你能解决我一个疑惑吗?”喻文州想了想对方几个小时内飙升的话量“你话多和话少之间有规律吗?”

  “有啊,唉刚开始只是为了在强拉我去找搭档的时候用嘴炮烦死对面结果最后影响到了生活里说真我也很绝望啊,但是我分场合啊!能唠的时候还是要唠一唠,不能的时候我话挺少啊!本来我还试图在战斗中用它来干扰对方,结果一会大风天气在外面互怼的时候一张嘴就一沙子往里灌,其实缺氧的时候我也会停啦但一般我肺活量很大.......”黄少天说话源源不断

  喻文州大致听明白对方的说话分场合的主旨之后,就不说什么了,只是从床边提了个盒子出来

  “嚓”
  “队长你你你!!要干什么?!!”
  黄少天用见鬼的目光看着喻文州手里的打开的化妆箱
 
  喻文州说:“比起听你说话,孟小姐,我更愿意先给你化个妆”

  黄少天惨叫

  当黄少天再次走出房间门口时,已经是个矮个子长卷发的可爱小姑娘了
  虽然他心里根本不乐意
 
   女孩子的裙摆走动时总是会轻轻擦过脚踝,就像羽毛一样,这让他异常的不适应。
  “走吧。”喻文州顶着姚树生的脸冲他伸手,就像他真是对着自己可爱的女朋友一样
   黄少天轻轻一点头,挽住了对方的手。
   “等下”喻文州忽然停下了
   然后他的手指触及黄少天耳朵和额发的交接,手指的动作很轻,就像一小阵风,它微微刮过耳廓
   然后黄少天就清晰的感觉到,通讯器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扣在了自己的耳道里
   黄少天心里跳了跳。
  诶呦,还挺能撩,他漫无边际的想,如果是个真妹可能都沦陷了,以后要是有女朋友我绝对不上他这来。

   走在路上时,通讯器里总是传来队友们的抱怨声。
  徐景熙哀叹:“握草你们能想象吗,这个助手除了身份证件照,其他照片全是修过的,这让人怎么化妆,靠想象吗?”
  郑轩对此表示根本不是事
  “你能想象刚才后援给我的情报里怎么描述他性格的吗——给了我几段视频说请根据以上视频自己感受”
  
  简直是愁云惨淡,一片唏嘘
  
  但当黄少天在大厅看到他们时,却觉得刚才那些对话都是骗人的。
   哪里困难了,这分明就是那几个人的克隆好吗
 
   “唉!小孟你们总算出来了!”郑轩带着他那个老教授的壳子向他们招着手。
    而老教授的侄子和养子冲他们打了个招呼
   女助手只是冲他们点了点头,接着就低头研究地图去了
   
   黄少天真正听到的内容却是联络器里,女助手低头时小声说的语句。
   “大厅里面的确有几个蹲点的,一直在盯着这看。”徐景熙低头间隙悄悄说
  喻文州:“不用担心他们,大庭广众下他们不敢做什么。”
  徐景熙在听到回复之后,悄悄的又说了一句:“喻总旁边的是...黄少?虽然对能当哨兵用的向导扮女装心存疑虑,但不得不说..好可爱啊.....”
  郑轩不知死活的附和了一句。
   “我说真的黄少你真不考虑变性吗”
  黄少天冲他俩呵呵一笑,从牙缝里吐出字来:“滚犊子”
  
  “怎么走啊,”喻文州已经走到研究地图的徐景熙和郑轩面前
   郑轩戳着地图上几个点告诉他要走哪
   地图上一些景点做着标记,用的是一种鬼画符一样的符号。

  “符号就是笔记本上的鬼画符,景点是他们之前去过的”郑轩对着联络器说
  “情报显示,他们几人都只是外出旅游,然而在进入了几个景点之后,在半夜忽然离开,这种情况你们会想到什么?”喻文州脸色凝重
 
徐景熙:“暗示或者催眠?”
 
宋晓:“我也觉得,但通过什么催眠呢?”
 
李远:“某些景点....某些标志性地标?”
 
“要么先实际走一趟?”郑轩提议。

  “不,我觉得不像催眠,我再研究一下地图”喻文州这么说
  
宋晓:“总感觉景点有一种奇怪的分布规律”
  于是几个人呼啦啦凑到地图边
  除了郑轩
  郑轩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没发过言的黄少天,走过去看了看
  发现他在玩手机,开的app是美图秀秀
 
  “握草,黄少你在玩自拍?”郑轩的联络器忠实的把这句话穿到了所有人耳朵里,
  几个人立刻转头,谴责的看向一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忍住一巴掌糊在郑轩脸上的冲动,
  “美图秀秀不止自拍一个功能你是不是傻,我是在拼图,拼图,我刚才就觉得那几个鬼画符不对,拍下来拼到一起看了看,结果发现几张图可以连续,但是....能连出来的路径不止一条”
 
   喻文州也走过去看了看“几条?”
  “十二条”黄少天把手机屏幕显示给他看,十二张图依次排列。
  “十二.....十二代表什么?”喻文州思索着低语,“这有个景点名字里似乎包含十二。”
   “十二神庙,当地宗教信奉十二神,这个宗教景点去的人挺少的,听说有点邪门”李远看着网上对这个景点的评价
   “有什么好考虑的!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去看看去看看!”从十二拼图里解放出来的黄少天兴冲冲提议。
   “可以试试,但不能太接近,乔装状态下接近那边看看反应。”喻文州做下决定

 tbc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