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七)【喻黄】【哨向】

  病房门离病床只有几米,黄少天隔着几乎凝滞的空气和喻文州对视着。
  对方浅色的瞳孔依然柔和,温和的神情就像焊在他脸上一样纹丝不动,但除了这些,黄少天什么都读不出来,这让他心里有点没底。
  按理来说,一个向导牺牲自己的结合机会救了一个哨兵,那这个向导应该是抓着道德主导权的。
  但作为这个无私的向导,黄少天却有点紧张。

  没错,紧张。

  从病房门口到病床只有几米的距离,等待对方走到面前的时间却长的出奇。
  一向健谈的黄少天此时甚至想不出任何适合的开场白,对方不紧不慢的步调像踩在他心口,心弦一阵紧过一阵,就像弹奏着命运交响曲。

  然而即使再慢,喻文州终究是站在了黄少天的病床前。
 
  窗外的天空映着耀眼的蓝色,微风吹拂,卷起白色薄纱窗帘,挂着窗帘的钩子摩擦着滑竿,发出轻轻的摩擦音。

  喻文州逆着光站着。

  我是不是得说点什么了?黄少天想,他有点不太自在的咽了咽因紧张而干涩的喉咙。

  “呃,队长?那什么,你这么站着,气势有点强啊,我感觉压力有点大.....”黄少天说。
很好,完美!这是我这辈子说的最尴尬的一句开场词了,黄少天你到底会不会说话,他这么想着,默默在脑内扇了自己一巴掌。

  虽然听起来很糟糕,但气氛终究因为这句话发生了变化

  对方温和的表情有了一点涟漪,露出一点复杂。
  他回身看了看四周,拎着一个木椅坐回床边,看起来好像有点紧张。

  然后喻文州终于说出了进房间以后的第一句话。

  “对不起。”

  “啊?不是这....什么情况。”黄少天被这突然的道歉弄懵。

  而喻文州表情却有点沉凝的望着他,他顿了顿,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听说,少天是一直很抵触和哨兵进行结合.....昨天什么情况....我听叶修说过了——这种情况已经属于道德绑架了——我很抱歉,让你被迫在这种情况下和我精神结合。”

  黄少天闻言,猛的睁大了眼
  他赶紧开口说:“诶不是,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啊?要道歉也是我.....你当时可是神志不清啊,我这都算乘人之危了,而且摊上我这么一个糟糕的向导..队长真的,我才是对不住。”

  喻文州:“可是——.”

  黄少天:“唉!没什么可是!队长,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也别找自己的缺点,我真是自愿的,你看你这次失控不也是因为我们吗,而且你还是第一位允许我一线作战的队长——说真,要我眼睁睁看着你陷入迷失,我做不到。”
  黄少天顿了顿,忽然模糊的笑了一下:“队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这席话快把我自己感动哭了。”

  喻文州也跟着淡淡的笑了下,但明显只是敷衍,一发即敛,他有点严肃的把话题扯了回去。

    “不,我觉得有些话我必须要说,在我眼里,少天,你  是一个很优秀的向导”喻文州注视着他,又接着说“如果...哪一天你真的碰到自己需要的人,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想办法断掉精神结合”

  黄少天被这句话吓得眉头一跳——断掉精神结合?这他妈起码得哨兵向导其中一个人精神力无波动——也就是脑死亡才行啊,不是,这未免太危险了点。
  黄少天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

  也许是留意到黄少天的脸色,喻文州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不会选择死这种方法,我只是会一种偏法”

  “不不不,队长你真的相当的好,我对你半点意见都没有啊!那一天可能不会到来的。”黄少天总感觉这所谓偏法听起来也不是很靠谱,生怕对方要干什么,他着急开口:“队长你听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传出关于不喜欢哨兵这种言论吗......因为吧,在小的时候,也是在这间病房,我爸对我说,在未来,因为我精神力的特质,未来找到能契合的哨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这次知道成功了,我其实还挺高兴的。我真的不介意,真的一点也不。.”
  黄少天一气呵成,话出口了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感觉脸有点烧,被气氛吓的冰凉的手轻轻摸了摸脸

  再看喻文州

  他脸上依然没有露出什么端倪,严肃还没退,眼型显得有些凌厉,此时这双眼睛正牢牢的看着黄少天。
  当一个总是很温和的人严肃起来是什么样?别人可能不太清楚,但黄少天还真是有点怕。
 
  在慢慢西斜的日光里,窗纱轻摇,沙沙响动。
 
   喻文州视线似乎几经沉浮。
   最后他嘴角一弯,缓缓露出一个笑容,脸上的严厉如冰雪消融。

“如果少天不介意,那就先这样吧,如果不适应这种关系,我们可以依然像普通的队长队员一样。只是这种联系不可磨灭,所以——“他像起誓一样,和黄少天严合密缝的四目相对,说:“虽然我体质差,但我会努力尽到作为你的哨兵的责任——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他脸上露出一点窘迫的神色。

  黄少天先是看新鲜一样看着这一点窘迫,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于是他也笑起来,露出虎牙:“我也会尽好作为队长的向导的责任的。”

  
  “好吧,那么,少天”喻文州试探着伸手摸了摸他的前额——一种教科书式的文艺范亲昵,然后向他安抚的笑了笑“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黄少天虽然还没从地位转换里缓过神,但也不忘表现对于这句话失落“诶这就走了吗队长,你一走我会很无聊啊”

  “要准备资料,我们的下次任务”喻文州解释道“如果实在无聊,明天我会带一些资料,关于任务,早做准备。”

黄少天来了点精神:“所以方便透露一下任务是什么吗——苏沐橙说的疗养期限定就是因为任务?”

  喻文州摇了摇头:“大概是吧,明天就能看到了,不急于这一时,好好休息,明天再见。”
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此时天际的白色被丝丝绚烂的色彩取代,温暖的光晕染上病房。
  喻文州脸上映着金黄的色彩,快关门时冲黄少天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黄少天回了同样的手势。
  门被喻文州从外面合上了。

  一会过去,独自在寂静的病房里的黄少天伸手抹了一把脸。
  握草,对新队长成为结合的对象这件事,我心里怎么非但没有半点抵触,反而相当高兴呢?

tbc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