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九)【喻黄】【哨向】

私设遍地
人设崩塌
逻辑碎裂
欢迎指正
————————
当一个人每天都躺在床上时,对时间的感知能力总会逐渐减弱——即使黄少天有能比过哨兵的感官能力也一样。
不知几个日月轮转过去,青天白昼化为深沉夜色,夜色转至凉又迎来融融黎明,一日晨光刺破夜雾朦胧之时,黄少天的假期结束了。

他此时正站在直升机机舱内,俯瞰着下方的城市。
当关乎社会存在根基的问题出现时,其他的问题都是无暇去思考的。
起码此时此刻,看着一片混乱的城区时的黄少天,已经不再思考喻文州对他是否有感情这件事了。

发动机的轰鸣与直升机螺旋桨的排风声此起彼伏,源源不断的声响的汇成浪潮,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哨兵们灵敏的听觉。
黄少天虽然不是哨兵,但因为本身感官灵敏的特质,此时也是苦不堪言——他向导的精神力由于任务而被封住,此时连给自己设置一个屏障都做不到。
 
  而他之所以仍忍受着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他的任务。
 
  ——塔方终于派出了特殊人种——也就是在塔内的哨兵向导——对被红眼睛占据着的城市开启了行动。
  任务内容是,隶属于所有情报部门的一线战斗人员全部出动,尽可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潜入疑似传播精神刻印的十二神庙收集情报。
  黄少天是他们中唯一的向导,这点可以从他们的作战服上判断——只有黄少天身着向导的银白色作战服,其余人都是一身漆黑——由于向导精神力的易感染性,除了黄少天这个体质优秀的个例,其余向导都留在塔内。

  “欸”有人在拍他的肩,黄少天转头看,是苏沐橙。
  俏丽的女孩子眉峰扬起:“你可没参加培训,还是个向导,不怕自己出状况?”
  “.....不好说.....”黄少天扶着边儿盘坐在舱口“不过...我觉得我应该没问题。”
  苏沐橙:“哪来的自信?”
  黄少天:“从你给我讲的那些培训内容——不是我吹牛,这些手段在我小的时候早琢磨过了。”
  苏沐橙:“.....真的?!”
  黄少天:“是啊!很难相信吗?是不是感觉我就是个天才,唉说真的我也很骄傲啊,就算我没成哨兵,小的时候的表现也能把你们甩一截。”
  苏沐橙:“.....不就小的时候聪明点儿吗?话说回来——”她拖长了尾音“你队长还担心你会不会有点紧张,让我给你传个话——既然你这么自信....我就不说了?”
  喻文州是本次行动的指挥之一,不会亲自进入城市,所以他此时正在另一架不会降落而是盘旋在空中策应的直升机上,自然得托和黄少天一架飞机的苏沐橙代为转告。
  黄少天愣了一秒,等这句话在脑子里回流一圈之后,惨叫出声:“别啊!怎么能不讲?!你懂这句话对我来说多呢重要吗?你要不说,我可能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一直好奇,然后以身殉职怎么办?!”
  这句话一说出来,黄少天就感觉有点不妙。
  果然,本来脸色还好的苏沐橙听到这句话,眉头紧紧一皱:“这些话怎么能乱说呢?你虽然是第一次参与正经的先遣组任务,但也应该没明白这些任务不是游戏”
  黄少天诚恳认错。
  苏沐橙叹了口气,对他的认错不置可否:“说真的,我看得出来,你对这次任务的态度显然没看起来这么轻松,紧张吗?”
   黄少天的脸就像盖着一层嬉闹的冰皮,在佯装的轻松调侃之下依然显露出几丝压抑不住的紧张——苏沐橙看的清清楚楚。
  黄少天盯着她。
  短短时间流淌过去。
  “好吧....”他低下头,像耷拉着耳朵的幼狮“是比较...”
  “承认就好,就怕你莽撞。”苏沐橙说道:“喻文州要我转告的也是差不多的意思,他说,你一定要尽力保证安全,任务可以不完成。”
  黄少天低头想了想:“.....所以他的意思是该躲在一个角落,等有人成功之后,等着塔来接我们回去?”
  苏沐橙摇摇头:“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得去完成任务,但不要勉强,毕竟你们队除了队长都是新兵,第一次任务无论如何也得我们这些前辈带你们一程。”
  她话音刚落,两人就感觉到直升机开始向下降落的趋势,想说什么的黄少天止住话音,探头出去观察降落点的附近。
  ——任务快开始了。
 
  降落点是离城市较远的郊区,如果有哨兵在城内,那这里恰好是哨兵感知区域的边缘,是比较稳妥的降落点。
  看起来没问题,黄少天沉吟,目光在地面上尺高野草丛里梭寻。
  正当这时,他感觉旁边的人又敲了敲他,他转头过去,想问问还有什么事。
  然后他就看见了喻文州——在另一架齐平高度的直升机机舱里站着的沉郁青年,遥遥的看着他。
  他不知道喻文州要干什么,于是站起来,郑重的把目光投过去,像是等候检阅的小兵。
  对视的时间不是很短,也不是很长,喻文州在这段时间里什么也不说——等到黄少天所在的直升机更向下,快看不见他时,黄少天才看见对方比了个唇形。
  “小心”
 
  于是他沉沉的心雀跃起来,隐隐的无措和紧张被抛到九霄云外。
  小心,当然会小心,谁都知道要小心,黄少天一边在心里嘲笑,但一边又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碰撞的喜悦。
  喻文州是怎么想的——是把他看做自己的向导从而专程来说这一句,还是把他看做一个普通的队员——究竟是哪种,黄少天还不清楚,但作为对喻文州怀有好感的他,不可否认,因为对方的行为,他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黄少天跳下直升机,踩在被螺旋桨风吹的东倒西歪的野草从里,往天空中盘旋的指挥机投去最后一撇。
  紧接着,他就汇入四周向城市前进着的哨兵的洪流,化作漆黑溪流中一尾灵动的银鱼。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