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十)【哨向】【喻黄】

一向的ooc
一向的没逻辑
芥川文学中毒所以话风突变
欢迎指正

——
  当黄少天跟随其他人来到城区外围时,恍惚间感觉这座城市现在的情景和他们离开时的情景几乎没有区别——蜿蜒穿过城区的静美河流依然闪动柔光,为日出的城市映出蒙着乳白薄雾的晨景,幢幢高楼隐约林立在雾气中,钢筋水泥的现代线条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从郊区的树丛里钻出的渺小人形。湿润的空气极其安静,隐隐能听到城市里传导而来的稀疏车笛声,白日里充斥着的各种嘈杂此时都还没有响起,那些声音蛰伏在浓雾里,等待着城市的苏醒。

  比城市更早苏醒的,是被精神刻印所控制的红眼睛——即使隔着浓重的雾气,黄少天也能看到飞速迫近的重重人影。
  “分散为个体单位行动”喻文州的声音在公共的通讯频道低低响起,“打开屏蔽器,避开精神刻印感染群体。”
  他话音一落,几十个人立即四散分开,围绕河流边缘移动,期许找到一条道路,避开眼前这群气势汹汹的精神刻印感染者。

  黄少天也是这么做的。
  他轻轻扣击手腕上的小环——这就是科技部新研发出的黑科技产物,使用后能保持十五分钟的精神力屏蔽,半小时充能后能再次使用——对付红眼向导的无上利器。
  接着他沿着环绕城市的河道行进,搜索着附近错综的道路,找寻着进入的通道——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城市的格局就像无数个现代城市一样,无数的道路在其中盘绕,延伸,铺展,连接着外界的道路,连接着小镇,乡村。
  只是绕个道这种事是何其轻松,他很快找到旁侧的道路,和他的同僚一起,没入城市尚未散尽的雾气里。

  和地面情况的轻松截然不同,喻文州的目光片刻不停的逡巡在面前繁杂的仪器屏幕上,看着象征着己方哨兵向导的小点在表盘上飞速的前进,他脸色平淡,但抿紧的嘴角显然暴露了内心的隐忧。
  表盘上显示出来的形式太好了,好的不符合常规——精神刻印感染体是性格暴躁,冲动易怒,但他们的感知力没有受限,反而还得到了大大的强化——在感知到大批移动体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没有聚集起来阻拦。
  或者说,表盘上原本聚集在城市边缘的精神刻印感染者,渐渐都四散了。

  和喻文州不详的预感相呼应的是,叶修的通讯请求闪动在通讯频道里——叶修带领的特化组也是情报部门——而拥有独立发起通讯要求的权限,叶修显然就是除喻文州以外的另一名指挥了。
  和身体素质差所以坐镇空中的喻文州不同,叶修是直接下到地面实地观察,而现在,他显然凭借足以和指挥这一职位匹配的洞察力发现了不对。
  
  “嘀”
   喻文州接通了通讯。
  “地面情况怎么样?”喻文州的脸上映着屏幕的蓝光,透着幽浮不定的焦急。
  “相当的安静”叶修被烟草熏了多年的嗓子慵懒的一如既往“普通人挺吵的,但那群红眼睛一个个不知道缩在那个旮沓角落里。”
 
  叶修正站在逐渐开始热闹起来的街道上,四周有零星的上班族脚步虚浮的过去,也有三两裹着校服睡眼惺忪的学生摇摇晃晃的经过
  但偏偏没有他重点关注的那些赤红着眼睛,看到哨兵向导就像闻到荤腥的豺狗一样冲来的感染体——这显然和记忆里不太一样。
  “你那的视角更系统一点,现在看起来怎么样”叶修问。“有点文静啊那些感染体。”
  “没有任何的动静”喻文州盯着中央的表盘,浅色的瞳孔显出无机质的光泽,似乎内心越紧张,眉目反而愈加僵定“他们的活动趋向也渐渐地检测不出来。”
  “啧,不对吧.....”叶修喃喃低语,也就几秒,他觉出什么来“先给我个能侦测出移动的红眼睛的点吧”
  “你这是要主动迎击?”喻文州声调有些惊讶的上扬,同时发送了仪表的截位图。
  “没办法啊,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叶修拖着声音很无奈。
  对方掐断了通讯。

  喻文州倒是对着满目仪表沉思良久,最后他的目光凝在冲的最快己方成员的点上——那个点所处的位置,俨然是十二神庙的外围,他想了想,开启了黄少天的单线链接。
  “少天,你现在在哪?”
  富有活力的蓬勃声线很快回答“就上次那条路上,路口,不过老太太们都不见了。”
  喻文州盯着那个表盘上的点,与有荣焉的想,果然是少天。
  “那你迄今为止有发现什么异常吗?”他又问
  “除了太顺利了以外,还没什么异常。”对面的青年回答。
 
  正如他所说,自己正站在他们共同踏足过的街道上,除了一些慢慢走过的普通人,栽种着法国梧桐的街道就再其他——少了那些伪装的老太太,街道显得尤其冷清。
  他可以直接从街道这边走到那边。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询问着喻文州。
  “队长,附近安全吗?要是安全我就去啦”
  喻文州看了一眼表盘,平静的态势没有丝毫变化。
  “没有异动——不过你依然要小心,看到不对随时准备退回来。”
  黄少天答应着,不带踌躇的朝前方走去。

  ——————
  然而不管他们再小心,意外终究会发生。
  像墨菲定律冥冥中带着确定。
  而且实际上,没人比黄少天更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是那层位于街口的界面——他们一直以为只是阻隔着普通人视线作用的障眼法,居然连塔派来的哨兵向导都一起欺骗着。
  这一点直到黄少天真正跨过那层界面之后才发现。
 
  跨过界面的感觉其实很舒服,就像一层水膜从前向后的扫过去一样。但等他的眼睛看清面前有什么时,他感觉浑身的血顿时从头凉到了脚。

  是数不清的红眼睛。
  他们整齐的列着队,密密麻麻的站的像海洋一样。
  多得数不清的赤红双眼齐刷刷的盯着黄少天,盯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这一切都太渗人了。
  黄少天下意识的向后一退——而这一退,让他通体冰冷的血慢慢结成了冰

  ——他退不出去。
  那层水膜现在摸起来就和墙面一样硬。
  黄少天终于想起来去听一听通讯器,但通讯器里喻文州的声音像是忽然之间激烈起来一样,发出扭曲而奇怪的声音——他知道这肯定是这层膜自带的屏蔽效果,
毕竟依照他的理解,他的队长即使是焦急如焚,对通讯器发出的询问,也应该是克制而平稳的。
  不过通讯器的屏蔽并不是好事,黄少天看着被围的密密层层的自己,只能使劲靠着水壁,对通讯器喊着“危险”——也许外界已经听不清他在叫什么了,但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
  喻文州安静冷清的坐在那堆仪器面前,终于对全员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此刻距离黄少天失踪已经有半个小时。
  毫无疑问,他们中了圈套,喻文州在心里忏悔。
  在少天踏入那层膜的时候,一切都很明朗了。
  和进入界内的黄少天看到的真实一样,监视着仪表的和喻文州也看到了某种意义的真实。
  那些捉摸不到痕迹的敌方所代表的点一瞬间加速移动起来,他们移动的目标都只有一个,就是十二神庙。
  除此之外,叶修的通讯信息也印证了这一点。
  “哟,哥真没想到面前就猫着一只”他调侃的说“看都不看我一眼啊,是哥的人格魅力下降了吗?”
  
  看起来他们对其他哨兵丝毫不感兴趣,喻文州想,可是他们却没有放过黄少天。
  他切换到黄少少天的单线联络——那边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他又看了一眼表盘——象征哨兵的点正在归途中——除了象征黄少天的那个。
 
  我是否该去救他,喻文州几乎是冷血的在内心权衡。
  属于哨兵的意识笃定而诚恳:当然,他是你的向导,是最终会和你相伴终生的人,应该去救,毋庸置疑。
  属于理性的意识平静而低缓:你是指挥官,擅离职守的代价你能承受吗?即使去了,你能救的了他吗?纵使向导稀缺,但以你的才能,总能找到下一个合适的。
  属于哨兵的意识依然坚持:你显然明白自己的情况——你的向导只能是他,而且也只有你能救他。
 
  这句话让喻文州瞬间做出了决定
  他站了起来,走到驾驶员舱内示意驾驶员降落。
 
  我不能让他遭遇不测,他想,我是他的队长,我也是他的哨兵。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