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十三)【喻黄】【哨向】

完结,没错完结
对,一个烂尾
——

十三

  午后时分,日光尚且毒辣,市区外的蒿草里停着几架直升机。
  叶修脚高高架在桌上,正对着好几个大大小小不规则排列着的液晶屏,一些带天线的塑料盒子上,各种信息指示灯错落闪着光。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位置属于喻文州。
  “喻文州和黄少天....依然没有消息....”苏沐橙从蒿草丛里爬进直升机。“喻文州不在,你就是指挥官,为什么现在还不下达指令?”
  叶修枕着双臂摊着上身,目光在面前的检测屏幕上:“不急。”
  “不急?”苏沐橙问“就在这呆着吗?”
“当然不是”叶修说:“我有种预感....”
  他顿住话音,手忽然摸上耳发。苏沐橙敏感的觉察到那是通讯器的位置。
  “怎么了?”她问。
  叶修一笑
  “惦记的人终于肯报平安了。”
  苏沐橙明显的松了口气,嘴角轻微一抿,也露出一个小小的笑。
  “他们说什么?”
  叶修把注意力转回震动的通讯器,轻轻一扣,点开了通讯的按钮。
  很快喻文州的声音通过电流呲呲响起来
 
“叶组长,我这有个惊喜要不要?”

  此时此刻,沿着无线通讯信号一路追寻,穿梭过低头野草,尺长蓬蒿,会发现信号另一头停驻在城市边缘,停在一条幽暗的废弃小巷中。
 
  竖井开在已经长满杂草的地面上。

黄少天盘坐在竖井前,正听着喻文州做情况汇报。

  “——等你们进那个扭曲的防护幕之后,可以很轻松的了结这个事件。”
  喻文州停了停,似乎在听对面的反映,然后他再次回复。
  “不,也不算我造成的,我就做了一点小工作”
  “主要是那个幕后主使,对,路止。他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所以那群感染者很容易被我策反了”
  “之后...感染者中的哨兵扑向了路止,为防节外生枝,我带着少天走了。”
“也就几小时前,你们现在过去估计还能见着幕后主使剩一口气,至于我们——”
  喻文州说到这停下来,对黄少天比了个嘴型
  ——对十二神庙的总攻,我们去不去?
黄少天挑起眉,也比口型
——这么快就总攻?
——对,现在里面的人都不足为惧,很容易控制住。
  黄少天开始思考,他想问为什么,他也想去看看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但当他一看到喻文州仍在发红的双眼,那些催动他的好奇心理顿时荡然无存。
队长要是这么过去,估计会引起点误会。
  他想到这,再次比口型
——如果我们不去有什么影响吗
——没有
他相信喻文州的判断,于是一切后患被排除。
他坚决的摇头
喻文州点了点头,接上回复。
“——我们就不去了”
“对,大致就这些情况,好,任务结束后,直接在我信号这来找我就行。”

黄少天听着这句话,明白汇报是结束了,于是转脸向他一望。
喻文州:“怎么了?。”
黄少天:“所以那群哨兵冲上来其实是因为队长你做了什么?”
喻文州点头:“对。”
黄少天:“那具体是怎么做的”
“这个啊,我之前不是提过,我小时候在十二神庙住吗”喻文州向黄少天一招手,矮身钻进小巷子旁一栋向侧歪倒的破房子。“但直到我在去找你,进入防护膜之后,才知道自己小时候住的地方叫十二神庙。”
  “为什么?”
  黄少天跨过横倒的家具。

  破房子里一切事物都积满灰尘,黄少天走的小心翼翼,喻文州则显得轻松自如多了,他熟门熟路的穿过客厅和后厨,通过一扇门走了出去。
  门后是凸起的草坡,临河,隔河遥望能看见远处蒿草里有人出现,他们向城内移动。
  那个应该是出动的哨兵,黄少天和喻文州目送他们消失在重重高楼之后。
 
  喻文州这才继续说“——当时年纪还小,也没有接触过文字的教育,再加上离开的早,我从小就不知道所住的地方的名字。”
  “哦——再加上现代城市动不动就改一改格局,翻新一下建筑,难怪队长认不出来。”黄少天了然。“所以这幼年的经历让你对他们早有经验对吧?那你到底做了什么骚操作?精神操纵?可这不是我们向导才能做出的行为吗?”
  “是啊,所以我没用精神操纵,而是精神屏障。”
  “什么?”黄少天瞪起眼:“精神屏障不是只有一定的屏蔽作用吗,你不是操纵了他们吗?”
  喻文州摇头:“不,我并没有说我是通过操纵——在少天出现之前,我一直在观察,路止教授很早就出现在圣坛上了,时而极其安静,时而歇斯底里,而那些精神刻印者都随着路教授的变化而变化,结合我对精神刻印感染者的了解和之前他们周密的计划,我猜测,路教授和他们不是合作,而是操纵”
  “可精神屏障一向只用于哨兵对自身的保护,怎么可能做到屏蔽如此大规模和有效?”
  “这个.. 得益于我红眼的状态,似乎是因为出生的特殊环境,我会在精神刻印感染者多的地区眼睛发红。而多次实验证明,在我表现出眼睛发红的症状时,各项数值都开始飙升,这个时候的精神屏障,已经加强了不知多少”
  “听起来虽然很有意思....但队长你的眼睛红成这样,还是靠睡恢复吗?”
  “对,在距离大量精神刻印感染者部分距离后,睡几个小时,会再次成为那个体质较差的哨兵——像读档一样,至于原因,我推断大概是对我来说,精神刻印能像一种压力,能释放,能储存——”

  喻文州忽然停住话音
  黄少天没回话,或者说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

  城市里,穿过忙碌复杂的街区,绕过高耸的建筑,有什么在湮灭,在爆发。
  无声的,安静的。
 
  普通人什么都听不见。

  但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能感受到。
  他们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直击脑海的波动与野流。
  像是神话中的巨兽,乘着天灾而来,但却最终为人所制服的绝望呐喊。
 

  喻文州睁开眼睛时,几乎已经可以确定,盘桓在城市一脚,化身都市怪谈的防护膜,已经被关闭。
  这是那群红眼睛在保有理智时留存下来的最后杰作,终止运转的按钮在教堂圣坛,十二神庙的核心。
  所以防护膜的停止,也意味着这次沸沸扬扬的活动有了一个句号,幼年时的混乱时光不再成为她的桎梏。

  他松了口气。
  精神刻印感染者的后果是什么,大概是被送进专业的看护场所。
  他大概会参与关于精神刻印的研究,也有机会看看自己的生父生母。

  但这些都是前途无常的猜测,唯一的肯定,来自身侧的队员。

  “这次完了估计能有假期吧?队长想干什么?”身侧传来黄少天的声音。
  “我想带少天看看那位领养我的恩人。”
  “啊?什么意思?”
  “作为我未来的伴侣,见个家长?”
  “什么?!”青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接着局促和红迹蔓延上脸,等他正要反驳什么时,喻文州少有的露出强硬的一面,他拉扯着他躺在草坡上。
  “趁着他们还没来,我先睡会,遮遮眼睛,记得替我掩护。。”
  身侧的青年似乎有点憋屈,他先是沉默,但片刻后依然传来闷闷一声“嗯”
  喻文州悄悄的一笑。

  时光依然流长,但他们人生的故事已经有了一个甜美的高潮。

end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