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是静夜思不是静夜诗

记一次美好的邂逅。
没有后文
————

喻文州经过车库的时候,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水泥墙面——墙面很粗糙,就是普通的砖块糊着水泥垒起来,外面再加一层灰色混凝土,稍稍使劲蹭过去,皮肤上就能多一圈火辣辣的刮痕。

但对于喜欢玩粉笔的孩子,这墙又是实实在在是好东西。
粉笔一下擦过去,粉笔灰簌簌往下掉,墙面的凹凸不平似乎也顺着粉笔顺滑的表面被抹平,一道或红或白的痕迹留下来,留予后来人欣赏。

不过喻文州是个另类。
虽然他此时才十岁左右,但他对这种事从来不是很感兴趣。
——这并不妨碍他每次经过的时候,看看这些同龄人写了什么。

几岁大的孩子,能写出来的也不是很多。
有些故作成熟,用拼音和错字勉勉强强拼出一些恋爱宣言,比如墙边这一处——这玩意儿挺辣眼睛的,喻文州曾经见过一个为了写个“懿”字,涂了一大片的错别字的情况。
还有的孩子非常艺术,用童真的笔触画出抽象的作品,比如喻文州右手边的——看起来像个扫帚,还是那种毛往天上炸的扫帚的东西。不过长期在这堵墙面前参悟的他明白,这幅画另有玄机。
  他细细的看了半天,竭尽脑力和想象力,最后得出结论——这画的是个人。
 
看久了抽象作品难免难受。
  于是他继续往一边迈了一步
一股清流出现在他眼前。
 
  那是一个很稚嫩的字体,客观来说,有点丑。
不过按写的内容来说,这还是赏心悦目的,算得上很高雅的一条了。
  “静夜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写的不错,喻文州粗略的看了看。
  不过,他怎么觉得,这诗总有哪看着不太对。
他从头细细看了一遍,目光最后停在标题上。

是静夜思,不是静夜诗
喻文州低头捡起那些孩子丢弃的粉笔头,划掉狗啃字体的“诗”,在旁边补上一个“思”

  喻文州的字体已经练习的很好看了,竖者直而有骨,横者有折有锋,即使第一次用粉笔也写的极其隽秀,特别是有旁边稚嫩的字体做比的时候。
  这字一改正,他顿觉身心舒爽,心满意足的去看下一处了。

  第二天经过车库的时候,喻文州想起这件事,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想去那看看。
  说做就做,他绕到那边再次去看了一眼。
  结果他发现自己的字已经被划掉,那个丑的厉害的字体在旁边重新写上一个“诗”
  他忍不住皱眉,叹了口气。
  他是真的不想太过幼稚,但是....
  喻文州摸出兜里准备好的,从奶奶那拿来的缝纫用的三角粉块儿,划掉“诗”,在旁边写上一个“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那个写“诗”的人固执的不肯承认错误,喻文州也愿意陪他耗下去。

  只是不知不觉之间,拉锯线已经从车库这头扯到那头。在一众xxx喜欢xxx或xxx是xxx的句式中显得格外的有文采和风格。

  但相应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很久
  久到对面小伙伴那手狗爬一样的字渐渐也变成铁画银钩,独具灵气的漂亮字体。
  久到喻文州从几岁的小豆丁窜成芝兰玉树的少年。
 
他们都变了跟多,但没变的是,他们依然会坚持在墙上较劲。
 
  终于有一天,当喻文州走到那面墙上的时候,发现剩余的空档只够写一个字了。
  一想到这条拉锯线即将结束,喻文州忽然不是很想在墙面上写下剩余的那个字,但总不能不写吧?
  喻文州踌躇着,划掉前一个写的挺漂亮的“诗”,添上一个“思”。

  他写完字,视线从拉锯线开头扫到尾端,仍然对不能见见那个同样执拗的小伙伴感到异常遗憾。

  正当他对着墙面沉思的时候,余光瞥见另一个孩子走了过来,墙面上高度相仿的两个影子距离逐渐靠近。
  他没太在意,一瞥过后注意力依然沉浸在白驹过隙的唏嘘里
  没想到那个小影子走到他附近就停了。
  喻文州朝那人微微转头。
  ——是个年龄相仿的小少年,套着黑白色拼  接成的校服颜色,正是中国土地上数万万学生被学生手册要求穿着的麻袋式校服。
  喻文州看了眼logo和服色,看起来有点惊讶
  “诶——你就是那个这么久一直在和我争到底是什么字的人啊”
  这响在耳边的话显然是在问他。
  他细细看了一眼对方。
  ——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的个子,一张有蓬勃生气的面孔。
  “所以你就是那个连错字都不愿意承认的人?”喻文州回问。
  对面的少年显然不以为忤,反而嘿嘿一笑。

“你长得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喻文州正走在小区的林荫路上,旁边是第一次见面的少年,他自我介绍说叫黄少天。
听到黄少天这句话,喻文州笑了笑,没有作答。
毕竟一个能和人就一个字拗了几年的人,还真不应该长成这样一副温润谦和的样子。

“其实我当时真该感谢你,说实话,当初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都快气炸了,但后来还是去翻了翻书,发现是自己的错,老师默写的时候好歹没因为这个扣分。”
  “既然发现了,你还不改?宁愿在墙上丢人现眼?”喻文州笑。
  “当初嘛...刚开始是气不过,后来渐渐觉出你字写的有多好,所以渐渐开始练字,后来写字就当做炫耀我字变漂亮的凭证”
“哦....”
  黄少天似乎察觉出来什么“——你别告诉我,你一直没关注过我的字吧?!”
  “啊——当然看过,我当时还因为这个有点欣慰”喻文州说,不过他心里说出了实话——这个是在撒谎,虽然看到过,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想。
  少年似乎看出点敷衍,但也没放在在心上“算了,看不看无所谓,只是咱们扯两个字扯了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吧?”
  喻文州看起来有点惊讶,但他垂头想了想,点了点头。
“嘿——那仔细想想我们的结识还是很传奇的!说不定我们以后老了就能拿这件事出来吹嘘,多有面子啊!”黄少天嚷着蹦到前面。
  “是啊,太有缘了”喻文州忍不住又笑起来,“那——少天。”
  “怎么了?”前面的小孩转过身看他。
  “你也是xx小学的吗?”
  “是啊!”
“那以后我们一起上学吧?”
“当然!”
 
end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