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鹤一期】杯子碎了

    注:

    玻璃渣且意识流

    画风不对且报社

    写这个的家伙是个摔了印有鹤丸的杯子的鹤厨

   杯子碎了

   当听到那声轻微的喀嚓声响起时,一期一振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他注意到地面漫延开的水,以及水迹中支离破碎的玻璃杯。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

   这个杯子在他心里的地位并不简单。

   换句话说,发生在这个杯子身上的意外,在一期一振眼里,显然意味着,那位已碎刀的鹤丸殿,给他留下的最后纪念从此消失。

  

   稍回想一下,那位鹤丸殿赠与他这份礼物时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那么一期,为什么不试着扯开外面的杯套看看呢?”

   一期一振顺从的扯下外层的杯套,惊讶的发现玻璃外壁上竟印着一个鹤丸的图像,图画上的鹤丸姿态栩栩如生,定格为一个帅气的侧面。

   “这可是托审神者从她的世界带来的,我想了很久啊,一期作为我的恋人,我可不能没有表示,怎么样,一期,吓到了吗?”从头白到脚的付丧神显然很得意。

   那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一期仔细想了想 ,描摹着自己当时喜悦异常的神情,深情的对着地上那摊玻璃杯的碎片,诚心实意的回答道:

   “当然,真的非常惊喜呐,能收到了如同鹤丸殿一样纤细美丽的杯子,让人非常开心”

    真的非常相似啊,玻璃上的鹤丸殿,和那位鹤丸殿,一样的纤细美丽

   

    以及脆弱。

  

    那位鹤丸殿碎刀时的那一战还历历在目。

   当时战况十分激烈,等级稍弱的一期一振渐渐力不从心,就在这时,那把夹着无匹杀意的敌刀,猛然冲向了他。

    几乎是刹那

    然后紧接着就是血光四溅,灼热的血液溅到了一期的脸上

    有敌刀的,也有鹤丸的

    没错,替他挡了一击的鹤丸殿的。

   一期一振颤抖着接住向他怀里无力仰倒的鹤丸。一向清明的金色瞳孔颤抖几如摇曳的烛火。

    

    沉默的打扫着玻璃杯的碎片的一期一振动作顿了顿,再次努力的回想起自己当时的心情。

   怎么说呢,看着鹤丸殿眼里的光彩渐渐消失时的心情。如同被遗弃在无底的深海,窒息到了极点,同时笼罩在浓浓的“心已经死了,身体还没死”的违和氛围中。

    好像所有的情绪波动都终止于那一刻一样

    甚至于在后来回程的途中,也如他此刻清扫玻璃碎片时的神态,冷静的让人不敢想象。

  

   但自己是真的那么坚强吗?一期一振心里的声音冷静的批驳。

   当然,不可能

  

   他注视着拿在手里的玻璃片,印在这块玻璃片上的图画是鹤丸的测脸,往日看起来温暖的笑此刻似乎透着森然冷意。

   青年微笑着垂下眼帘, 遮住眼底的疲惫,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玻璃尖锐的一端没入手腕。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