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融松】水火相融


  不知道是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亦或是被接天的海棠盛景所感染
  还是沉浸于身边他望向自己时带着喜悦的眼神
  祝融忽然伸出手,一手扶住了他挚友的后颈,一手围着他挚友的腰间,然后在对方讶异的目光里,倾身与他唇齿相贴。
  没错,祝融的挚友,赤松子
  肤质白皙,面目秀美,但确确实实是个男子的赤松子。
  
  赤松子此时已经因讶异而瞪大了眼睛
   不仅为多年好友忽然的行为,更是为了他们之间唇齿相交时的感觉。
   祝融属火,与属水的赤松子截然相反,所以祝融的身躯也与赤松子的完全不同
  一个火热,一个冰凉
  然而当祝融试探的伸出舌头与赤松子的舌尖接触时,与水火不容相反,两个人的舌尖反而像是要融化在彼此的温度里。
  火热的舌尖渴求对方的冰凉,而冰凉的的一方也期待着热量。
  这种愉悦让赤松子简直难以抗拒。
  而实际上,他发自内心的愿意接受祝融的邀请。
  他早已在从小一起长大的生活中习惯了祝融的存在,他清晰的明白,离开祝融,他就会感觉有所缺失。
  他沉沦于这种数年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不知不觉已经闭上了眼
 
    祝融怀抱着赤松子的身躯,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丝奇异
  就像两个人舌尖融化在一起一样
  而最关键的是,赤松子并没有拒绝他
  祝融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位幼时一起长大的好友     
他为什么那么急着杀死那头红色的大鱼,因为在他眼中,这条大鱼是灾难的源头
  他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故乡,以及,与自己并肩多年的赤松子。
  而他在吊桥上面临生死关头时忍不住和赤松子十指相扣的行为,更是让他洞悉了自己的内心。
  舌尖的冰凉似乎牵起了他内心更多的悸动和身体上的欲望。
  而赤松子的态度更让他受到鼓舞
  他偷眼撇了撇四周,扩大的海棠树似乎隔开了他们与其他人,使这里成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红发青年不再压抑自己,放在对方腰间的手缓缓移动,想要伸进对方的衣服里。
 
  忽然海棠树的枝丫间就漏进了几声孩子的呼唤。
  两个青年迅速分开了相贴的嘴唇,有些尴尬的看向了声音的来处。
  下一瞬,一个脑袋就从花叶之间探出来。
   那个孩子眼睛带着惊喜,似乎大松了一口气:“祝融哥哥,松子哥哥终于找到你们了!大水退了!爷爷让你们去帮忙搬东西!”
   祝融略显遗憾的应了一声,然后状似无异的看了一眼赤松子。
  没想到赤松子一直盯着他,白皙的脸上犹有几丝红晕。
  他们目光相对,最终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
本来作为一个新手司机我是想要发车的
但还是翻了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