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一)【哨向】【喻黄】

  ooc是必然
  剧情漏洞是必然
——————

  时值正午,留守g市塔内的哨兵向导们统统聚集在员工食堂。
  这种时候大家都忙了一早上,精疲力竭,没精力搞什么事情,一个个安静萎靡的排在打饭窗口前。
  方锐也是其中一员
  
  “哐当”
   忽然,饭厅里响起一声金属饭盘被打翻的声音。
   被吓了一跳的人们扭头去看
  
  声源处是一个一个年轻小伙子,他正蹲着,面前是个摔了一地菜的餐盘,另一边也站了个人,脸色不太好看。
  看样子是小伙子走路不小心,掀了别人餐盘。

  不过好巧不巧,这小伙子,方锐认识。
  “哟”方锐忍不住捅了捅排在前面的郑轩“你们部门的黄少怎么回事儿啊?”
  “啊?”郑轩正惦记着离打饭窗口还差几个人呢,忽然被后面人一问,一时半会儿还没明白这问题什么意思。
  方锐隐晦的指了指大厅,顺便还多说了一句:“平时一起任务的时候这小伙子虽然话多,但挺靠谱的啊,今天怎么毛躁成这样,看这脸色也像是挺窝火的。”
  郑轩顺着方锐指的地方看
 
刚掀了别人盘子的青年正低声道着歉。
 
“哦,你说黄少啊?”郑轩明白了,叹了口气“压力山大!黄少那档子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里又给他安排哨兵了啊”
  “哦,这样啊”方锐一听就明白了,忍不住也叹了口气,“怎么着,黄少还是接受不了?”
    “看起来应该还是——今儿和黄老将军通电话的时候他脸都黑了”队伍已经排到了郑轩,他话音一顿,探头对食堂大妈报了几个菜名。
   “那他现在是打算去见见那个哨兵?”方锐说。
   郑轩闻言,端着盘子抽空去看黄少天——对方已经走路带风的穿过食堂,往门外去了。
   看着青年犹带雷霆的背影,郑轩踌躇着说:“看样子应该吧”
 
  黄少天的事儿,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闹到这么人尽皆知的情况,其实根源还是和他家有关。
  塔里的人都知道,黄少天所在的黄家,是个出哨兵的地方,而且个个都是最优秀的水平。
  比如塔的政治层顶端的黄将军,比如特化组的黄组长。
   黄少天就是黄将军的孙子,黄组长的堂侄。听说他们家所有人,在黄少天性征还没体现出来的时候,都觉得这次也该是个哨兵,于是黄少天从小都用着黄家的哨兵训练方式,训练的比一般哨兵还能打。
   结果哪知道,性征觉醒之后,居然是个向导,这还得了,别说别人了,黄少自己都接受不了,觉醒前还在学运用五感辅助攻击,觉醒后却发现自己得从第一线退到辅助位——刚觉醒完那段时间,他连话都不想说。
   也因为这巨大的心理落差,黄少天找哨兵搭档成了大难题,一个原因是,黄少确实能打——要一个哨兵连自己向导都打不过,那这哨兵日后可能就要抑郁了。
   第二个原因是,黄少心态始终正不过来,和哨兵不管怎么处都别扭。
 
    就像现在一样。
    这里是塔附近的某个知名餐厅,而这个餐厅之所以知名,是因为它的风格——它专攻情侣,无论是背景音乐,还是装修格调,都弥漫着浓浓的暧昧缱绻。
  把地点安排在这,显然是下了功夫
  没想到,这还是没法拯救面对黄少天的哨兵。
  黄少天和首次相见的哨兵分坐小桌两侧,明明是极其温馨的场景,但实际看来更像当堂对质的原告人和被告人。
 
  “你就是我爸给我找的下任搭档?行啊!你要是这座分塔里的人,那你肯定知道我选人的标准,来来来先来打一局打一局,谁先怂谁是狗啊,你应该知道我是向导,但你要敢小看我你死定了”黄少天说话如弹,啪啪啪一句就送出了口,说完他似乎就有点迫不及待的要走。
  这真不是他不耐烦,主要是这次这哨兵的信息素就和玫瑰花一样,虽然每个哨兵天生的信息素不该有偏见,但这玫瑰的味憋的黄少天感知腺一阵难受,他巴不得早早离开。
     “等等等等等!等下!要打这也不是地方啊,要不.....咱先吃个饭”这是对面那哨兵——他急得快哭了
  
  刚开始对面这哨兵还打算装个矜持,端个架子,结果现在已经完全崩溃,他还真没想到传说中的黄少居然这么莽,名字都不问就要动手,这特么是找对象吗?这特么是找沙包啊!
   
  哨兵这边还没感叹完,那边黄少已经皱了皱眉,张嘴又说了一串。
   “吃什么饭,打架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要放在第二位,你知道我在觉醒之前学院战斗排名第几吗?和我这种会打的人打一架对自己有多大好处你知道吗?走走走走走,是男人就来”
    他说完,没管对面反应,自己已经拔腿往门外窜了。
    哨兵倒是想拦,但偏偏追不上。

    眼看得就人就要出门了。
  
  “站住!”
  还没等他窜出几步,门口忽然戳进来个程咬金,声若雷霆的吼了一声,黄少天定睛一看——嘿!黄老将军!他那个整天把他往相亲里推的爷爷。
  这下热闹了
  那边打算追上去劝的哨兵瞬间吓得哑火,默默缩回座位,话也不敢说。
  看情形,可能前方有大战。
  “你要出去?”黄老将军脸色看不出来什么,语气回归正常。“不找搭档了?”
   “呃....这找搭档不急于一时是吧哈哈哈,爷爷你看我也不是上三十了,这找哨兵靠相亲有点尴尬啊”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黄少天此时声音却在发虚。
  还没等老将军接话,那边又起了话头。
  “而且!就像这种打架都怕的哨兵,找来有用吗?有用吗?”他给自己找了点站得住脚的理由,不由得自信的把声音压稳了点,还暗示老将军看看那个缩在一边儿的哨兵。
  黄老将军没接茬,只顺着看了一眼那哨兵,眼里似乎也有点失望,黄少天发誓自己没错过他爷爷悄悄的嘟囔:“老三给你找的都什么破烂玩意儿”

  老三是黄少天他爹,所以虽然黄少天心里不能更赞同,此时也只能端着父慈子孝的风范,正经的装作没听见,乖巧的等着爷爷的下文。
   好在只悄悄说了一句,黄老将军又重新板正自己的严肃脸色,扫了一眼周围朝这张望的人,看起来好像真有什么正事。
  “走吧,先出去,我们爷孙俩聊聊”
  黄少天顿感死里逃生,从善如流。
  缩在座位上的哨兵没想到两人就这么走了,顿时有点蒙——期待的大战不仅没爆发,自己好像还收到了老将军鄙视的眼光。

  黄家怎么是这么个情况?怎么回事儿啊!
 
  ——————
  黄少天没想到他爷爷说聊是真的聊。
  此时爷孙俩正杵在黄老将军在塔里的办公室,就像家长谈心一样,老将军脸上特别和蔼,而且就和失忆一样,完全不记得刚才黄少天大庭广众之下拉哨兵打架的事。
  “少天啊,你真想当个哨兵?”
 
   “这是明摆着的啊,黄家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就当个缩在别人背后的辅助,要真让我说啊,就我这几次见的这些哨兵,没一个能看的,诶爷爷,你这话有深意啊...握草该不会是能转属性的东西出来了吧?,那不用问了给我吧我绝对不后悔——”
  
  “打住!”老将军缓了缓,消化了一下这一长段话:“这大白天的不能做梦啊少天,要真有这种药,那这世界早该重写历史了?”
 
  “原来不是啊?”黄少天失望的叹了口气

  “还真不是,我找你来,主要是因为军部打算在先遣组再开个队?”
  “啊?!我能进先遣组??真的假的?爷爷你别驴我,我当真的啊我真会当真的啊!”
 
  “那你把它当假的吧”老将军抹了一把脸,想把孙子嘴给缝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好好听人说话”
 
  黄少天乖觉的闭上了嘴
 
“咳,总之,这个小组和其他小组不太一样,这组可能负责信息情报类要多点,最主要的是,这个小组其实是为了一个优秀人才充分发挥作用才设的”老将军顿了顿“是个年轻人,脑力特别优秀,但身体素质不行,还是个哨兵”
 
  “军部不想放过这种人才,于是就给了他选队员的权限”老将军抬手止住了黄少天想说话的神色:“他选了几个人,其中包括你。”
 
  黄少天露出了不解的神色:“我?”
  
  “对,你”老将军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具体怎么样,你可以去问问他——不过这个不急,现在得看这个,如果你同意,就签个名吧”老将军摸出一叠文件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伸手接住,先看了看面上第一张。

  文件是固定的模板,第一张是队长的信息,黄少天认了认未来队长的脸。
 
  发式中分,眸光通透,看起来清俊如竹的青年,脸上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笑....看起来居然不是很假,黄少天心里一赞。
既然 第一眼看上去挺顺眼,于是他就顺便看了看名字,知道对方叫喻文州。

  他往后翻,跳过意外保险页,跳过担保页....最后翻到需要确认的那一页,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老将军神色有点复杂,看起来想说什么,但最后好像还是没说出来,只是普通的叮嘱着:

  “行了,去准备吧!要这次被赶回来,你就安安稳稳当个普通向导,好好一家人,别吵来吵去”
 
   “谢谢爷爷!!!”黄少天激动的眼睛发亮“诶爷爷怎么能有你这么明智的人呢!我错了!我以后肯定不会和你们吵,我保证以后我们家只要有我在,绝对什么影响家族和睦的东西,我绝对不会让它留到下一秒——”
  
老将军忍不住露出苦闷的表情,拎着孙子丢出了门
  没办法,就算是亲人,也不是很能消受这种大密度文字的同时袭击。

tbc

——————
对哨向设定该忘的都忘了,只能瞎瘠薄乱写设定了
手机码,有错字请指正,以及开始码字逻辑就会喂狗请原谅
首章无喻总其实挺正常的【真诚的眼神】

评论(6)

热度(158)

  1. 夜月明归人一川向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