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二)【哨向】【喻黄】

我发誓,刚开始我只是想改两句
结果,由于种种意外,我重新码了一章,同时改了大纲
——————

  黄少天此刻睁着眼睛  
  但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梦里    

   因为眼前已经不是他房间的墙面了,而是个运输机的机舱。
  
    机舱很宽,两侧的座位空着,乘客都裹在被子里,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包括他自己

    但也有一个人是例外,就是船舱里唯一站着的,穿着大衣的年轻人,他的肩头停着一只鹰,或者说也许是鹰的鸟,大概是他的精神兽。     

    他本来是背对着黄少天的,但黄少天醒来时床单摩擦的轻微窸窣声在死寂的环境中太明显了,所以对方转了个身——现在盯着他了。

    黄少天一看见他的脸,就感觉有点熟
  
    那是一张五官温和的面孔,第一眼看过去就能心生好感,眸色很浅,异常通透。

    黄少天想起来了昨晚看的文件上,他的新任队长就长这个样。

    “你是喻文州?”他问。

     那个年轻人点了点头

     “哦你好喻文....啊不是!队长!这儿你队员黄少天我”他顿了顿话音,又说:“......不过我记得我昨天晚上睡觉的地方是床啊”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黄底印满“pk”字样的睡衣,确认自己关于昨晚的记忆不是做梦,继续说:“既然是自己人,那队长你能告诉我,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喻文洲看着睡倒一片的人:“既然要公布答案,那就把那些还在梦里的人先弄醒把,一遍一遍解释来想想都挺麻烦。”
   
    黄少天闻言,一巴掌拍向熟识的同事郑轩的肩头
    “醒醒,起来搬砖了”
    然后如法炮制,一点儿不见外的接连拍上剩下三个不认识的人肩头
    四人被他一拍,齐刷刷吓得一抖。
   黄少天懂这种情况,哨兵向导嘛,感官都敏感的吓人
  一个人甚至瞬间瞪圆了眼,吓了黄少天一跳。
 
 “cnm的黄少天!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啥!看月亮吗!”
  郑轩似乎还没清醒,听出声音张口就叫

   “操不是好人心”黄少天眼睛扫过闭着眼的郑轩“你他妈能不能先睁眼”

     而那个能瞬间瞪眼的人已经彻底清醒了,但脸色相当惊讶:“哟,这,哪呢?”
   
    “谁知道呢,不过应该还在人间”黄少天回答,蓦地话题一转“——诶你的秒醒技能不错,怎么做到的啊”
   
    “天生的”对方回答,然后又一惊“你谁啊?!”
 
    “黄少天”他简短的说,“现在临时在当闹钟”
    说着闹钟看了看其他的人,注意到旁边有个人本来已经坐起来了,结果一看眼前情景,又重新盖上被子闭了眼
   “诶别睡啊”黄少天急
    那人听了就跟没听到一样,睡得人事不知。
 
   这时喻文州动了,他向那人走了过去。黄少天如遇救星,聚精会神的看新任上司有什么高招。

  可能是他的眼神真的太炙热了吧,结果新任队长走到那人面前的时候,就冲黄少天招了招手。

  “来,既然你那么感兴趣,那你跟我一起看吧,每一次我都觉得很神奇”喻文州笑

  出于对对方脑子的信任,黄少天答应了。
  
  于是两人就一起蹲在了那人面前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玄幻。

  先是喻文州的鸟跳了出来,然后它变成了鱼。
  怎么变的其实不是很重要。
  重要的是,鸟变成了鱼。

  然后,鱼逐渐的变大,差不多有一个人那么大
  关于鱼怎么变大,或者说它怎么在陆地上生存应该也不是很重要。
  毕竟是意识体嘛!

   接着,喻文州向黄少天招了招手,示意黄少天和他一起把鱼抬到那人身上。

  剩下的事儿就很简单了,两个人就观察着那人的脸色由红变红润变深红,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终于那人醒了,带着紫红和被压的窒息的脸色。
  一瞬间,大鱼变小鱼,小鱼变小鸟,飞回了喻文州的肩头。
  那种变化是如此之快,是小鸟和大鱼小鱼的残影并存的那种快。
    喻队长面色如常的冲对方打招呼“李远,半夜好”
   李远只顾着大口呼吸空气,看着喻文州的目光堪称惊惧。
   喻文州叹了口气,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带着黄少天走向下一个目标。

   黄少天已经懵了:“所以人世间还有这种操作?”
  
   喻文州笑答:“是的,如果你也有名叫鲲鹏的意识体的话”
  
   黄少天:“你能告诉我你怎么凝聚出这种意识体的吗”

    喻文州:“可能是因为我心大吧?”

    “对了”喻文州又道“我听老将军说,你虽然是向导,但是能当战斗人员?”
 
    黄少天忙不迭点头。

   喻文州点点头,“如果你体质和速度都比得上哨兵的话,那想当就当吧”

   黄少天站在原地,注视着喻文州向下一个人走去的背影。
  面部尚且平静,但内心世界已经蹦开了一个大口子——就像盘古找着了开天辟地的大斧子,朝着一片混沌猛力一劈。
  “哗啦”一声,豁然开朗。”
   
   一种喜悦油然而生,强烈的他都止不住自己脸上的笑。
   
  可能只有一分钟,或者两分钟
  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的郑轩打破了他的境界
 
“诶黄少快收收你脸上的表情!笑的像个智障一样”
   黄少天一巴掌拍上郑轩的脸
   “你睁着眼睛闭着眼睛怎么都在说胡话”
   “好好好我错了”郑轩捂着脸坐在他旁边,问:“所以那人是我们新队长?他同意让你前排打人了?”
  
    黄少天停顿:“如果我没在做梦,那他的确同意了”

  喻文州已经成功叫醒所有人,走回几人面前了。
     
   “.....所以我是谁,看过资料的人都知道了吧?”喻文州的发言刚开始就很简明
    看几人都点头了,他就继续。
   “那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彼此直接说现在什么情况吧,我相信你们都很好奇”
   
  他观察着几人的反应,看大家都没有异议,于是再次开口。
   
   “其实你们是被几个人直接抗上来的,扛的过程中,有向导持续在向你们释放催眠引导,这是上方的意思”
    “——你们觉得,上方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考察我们的适应力?”这是李远,被鱼压醒的那个。
   
  “可能还要加上’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黄少天补充了一句。
   
  喻文州点点头“是这样没错,而作为你们的长官,我被告知队伍即将面临一个任务,任务内容先摁下不提,你们把这次任务看成什么?”
 
   “先遣组是第一梯队,听说相当不好进,所以当我们这些平时做着普通工作的人,一下被提到这么高的位置,处于领导层的人肯定不是很相信我们的团队实力,所以大概是....试炼.”这是那个能秒醒的人
  “任务完成后的成绩应该是进去的依仗”郑轩加入观点
  “还是首次磨合”  这是宋晓。
 
  喻文州再次点头“既然意识到了重要性,那我就说说任务内容吧”
  “上方什么都没给我,所以我仅仅知道,这是外出旅游六个我国公民,一个教授和他的助手,两名研究生,和教授的养子和侄子,但比较重要的是,那个教授,是和塔的研究组持续合作的。”
    “然而在昨天半夜,他们失踪了,他们失踪的很奇怪,除了人不见了,其他东西都还在。” 
   “在你们刚才还没醒的时候,我思考了一下,认为我们应该先乔装成失踪者的样子,我记得你们所在的原部门都有乔装的需求,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几个人摇了摇头
    “嗯,所以我们乔装以后,不管这些人是主动消失还是被动失踪,我们的外貌都可以让对方主动接触”
    
    “可是我们连失踪对象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能秒醒的人提问道。

  “关于这种相关信息,我已经向上方发出请求,差不多明天就能派人送来。”
   “但除了外貌和性格信息,上方不会再给我们更多了,所以要靠我们自己探索”喻文州叹息道

  说到这里,喻文州从口袋里摸出几张卡:“这是塔派去监视他们的人带回来的房卡,不过只有五张,其中可能有一间两个人是一起的。到时候看情况”
  “我们就用抽的吧?先进房间看看再说,如果有实在不能完成的,再想办法交换”
   说完这句,喻文州把卡放在地上,示意他们自取,自己往驾驶室方向去了。

   黄少天随意拿了一张,看了看房间号,哦,208,房间卡没什么特别的,所以他往喻文州离开的方向看了看

  喻文州已经拿着一些东西返身回来了
 
   经过他们的时候,他递给每个人一个体表保护器,一个跳伞背包以及一个小型通讯器——保护器在跳伞时能起到作用,小型通讯器用的塑形材料,只有半个耳塞那么大,可以扣在任何地方。

  发完东西之后,喻文州脸色沉重的一叹气:“驾驶员和我的表告诉我,地点时间都是下去的好时机,做好准备了吗?”
   
  几人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于是他立即转身走到机舱附近,抓住了把手,似乎通过通讯器对驾驶室发出指令。
  舱门缓缓打开了,高空上无比强烈的风劈头盖脸的扑进来,虽然眼睛被吹的疼,但能看见外面云疏月朗。  
  几个人迎着风,跳了下去。

     ————  
  
   目标酒店所在的建筑修建的异常浮夸,像是一座古堡,它突兀的立在城市的钢筋水泥的树林里,像是一个独立于时空的异类。  
 
    但这种建筑风格很对黄少天胃口——不仅好看,还很好爬。    
  
   他现在正面对着的窗口爬上去就是他要去的208,这一点是他通过对比卡上的内部地图和建筑的外部结构比较出来的,但他不能立刻动身,因为这个房间处于建筑入门附近,有一侧墙和房间所在的这面呈直角,如果那边有人还醒着,很容易发现他。    

    于是黄少天先慢慢窜到那面墙下,一点一点爬上去,精神突触准备着催眠引导,里面的房客一有风吹草动就怼对方的脑子。    
   然而这种方法只对普通人有用。  
  
   所以当他爬到五楼时,他翻车了
 
   因为对方房客是个向导。
  
   也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自己遇到的每个向导都异常喜欢发展感知力,即使是素昧平生的一个向导。

  因为他刚攀上五楼,就感觉四周的气氛猛然一变,像踏入了一个人的领域里一样。
 
   精神压迫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
  
   于无声处,两个向导的对抗开始了。
  
   那是一种共感力的拉锯——谁能先把对方拖进回忆或者情绪里,谁就成功了。

  对方的经验似乎十分丰富,精神力一层一层向他卷来,明明是毫无实体的精神力,却偏偏让黄少天感觉陷入一片大浪翻涌的海洋。
  意识就像一叶小舟,被水围困的近乎窒息,想要挣扎却没有丝毫余力。

  而不巧的是,对方并不是个仁慈的向导,黄少天能感觉到,对方想让他这个入侵者死去。

  但知道是知道,他没法阻止。

  他已经陷入了恍惚,一会儿感觉自己回到第一次精神结合失败后,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时候,一会儿又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攀在酒店的墙壁上。

   黄少天似乎败局已定。

  他攀在外面,看见关着的窗口露出人影——对方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失败者的模样了。
 
  然后他看见了一条将要打开的窗缝

  开窗的那一刹那,有很多事同时发生。
 
  首先是黄少天,他松开了手,开始下落。
 
  也是这一刹那
 
  黄少天福至心灵
  他放出了自己的意识体——一只本该只有哨兵才能凝聚出的狮子,并且将它朝那个向导扔了过去。
  
  随后,他听见了对方的惨叫
 
  下坠中的黄少天能感觉到意识上的桎梏一散而空。

  然而不妙的是,似乎受意识交锋的影响,身体一时半会儿没办法缓过来。
 
  此时他才意识到什么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我还那么年轻怎么会就这么摔死呢不不不不不不不!

   这么想着想着,他摔在了地上,虽然五脏六腑都跳了跳,但人依然完好无损

   这时候,仰面朝天的黄少天才想起来
   从五楼摔下来对一个拥有哨兵一样身体素质的人其实也不算什么

   但有人明显不这么想

   “所以你这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有人俯身看他
   中分刘海,浅淡瞳色,俨然是他新任队长
  “虽然差点就是了,但现在还不是”黄少天的身体依然没法动,所以只好顶着压力和上司对视。
   喻文州默然看着他,然后向旁边招手“徐景熙,他可能需要你帮忙”
   “你怎么了?”那人走过来,黄少天发现是能秒醒那个。
    “和一个厉害的向导用精神力打了一架,他差点夺取我意识,所以我现在感觉快离魂了,身体还是麻的”
    “你不是哨兵吗?”徐景熙一脸意外
    “不,我大概是能当哨兵用的向导。”黄少天感觉自己身体缓过来了,于是爬了起来。
    徐景熙点了点头:“所以你其实没什么事”
    “对”黄少天点点头,然后望向对面五楼,露出叹息的神色“我的精神兽刚才把对面的给咬了,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先不说你精神兽能咬人——你当初为什么要爬上去”徐景熙惊讶“你房间在那附近?”
    “不,我房间在208,爬那边只是为了不被人看见。”
    “我该夸你谨慎吗”喻文州叹气,忽然想起来什么“和向导打了一架?为什么”
“不知道啊”黄少天回答“对方太暴躁了,我刚碰到他的感知边境就对我下死手”
“听起来不太妙,你精神体呢?”喻文州问
    “落地的时候就收回来了”
    “放出来看看”喻文州罕见的皱眉
    黄少天答应了声,放出了他的狮子
   “诶呦稀罕啊”徐景熙盯着那头小狮子“你的精神体居然真的能咬人,可向导不一般都是无攻击性的吗,我的就是只鹿。”
   “都是一般情况下,我这不是不一般吗”黄少天说话间看了看自家精神体,忽然停住了。
    喻文州盯着他“怎么了”
“我的狮子传递给我一种烦躁的气息”黄少天脸上露出纠结“不对啊,说的是精神体反应主人心情——可我明明不是很烦躁啊。”
喻文州仔细打量狮子的眼底,乌溜溜的眼睛边绕了一圈淡红,这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精神刻印传染的标志。
  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对好奇的盯着他的队员答复道
   “收回去吧——至于那个向导,离他越远越好”
   “队长你知道这怎么回事儿?”徐景熙问
   “是精神刻印”喻文州说“一种精神上的瘟疫——总之今天先别管了,找房间去吧”
  “那队长你住哪?我记得你没拿卡”黄少天问。
  “队长应该是双人房默认住户了”徐景熙回答:“要么黄少你去看看你那个房间?”
  “行啊”黄少天转头三跳两跳上了二楼,扒在窗台上看了看
  里面一张大床,一看就不是双人房,他正要和底下说不是,忽然留意到床的尺寸,他走窗台进去伸手比了比。
  一米八和一米二,标准大床的尺寸
 
  黄少天走窗台又下去了,喻文州和徐景熙还等着
  “哟,怎么样?”徐景熙问
  “呃,可能....是这间吧?”黄少天支支吾吾
   “可能?”喻文州疑惑
   “208,标准大床房”黄少天破罐子破摔
   “哇——好尴尬啊”徐景熙装傻脸“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去找我房间了啊哈哈再见”
   徐景熙说完就跑,异常敏捷
  
   “队..长...你看这怎么办?”黄少天去看旁边的人
   喻文州笑的从容:“车到山前必有路,随遇而安,我们俩将就几天吧”

  tbc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