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五)【喻黄】【哨向】


哦好痛苦WPS上的超链接,复制到这并不能用
我要收假了,连更没有了,我下猛料了,紧急刹车了

————
黄少天陷在一张软软的沙发里,耳边只听得见风扇扇叶转动时的响声,这种声音并不是风扇发出的,发出声音的是塔内的白噪音释放器。
按理来说,白噪音能舒缓情绪,也能助眠。
但黄少天感觉自己没有丝毫睡意。
他的意识反复回到刚被鹏鸟送回塔前广场的时候。

当时是傍晚,塔门口的广场上撒上一层斜阳的余晖,有坐着轮椅的少年安静的看着天空,有年轻的情侣聊天打闹,有卖冰淇淋的小车停在路边,有哨兵向导急匆匆的来往。
鹏鸟当时就把他们送到了广场上,激起一片惊讶的目光。
巨大的鹏鸟能引起的轰动不小,喻文州明显也想到了,所以他很快就把它收了回去。

接下来要干什么?

黄少天下意识的去看身为队长的喻文州
结果这一眼看过去才发现,对方的脸白的可怕,而且站的摇摇欲坠。
黄少天看的胆战心惊,下意识伸手一扶。

“别!”喻文州瞬间反应就有点大,而且好像把他自己都吓得愣了一下,接着他安抚的对黄少天笑笑:“总之,现在暂时别碰我”他缓了缓,又指着望这瞧的其他队员,低声交代:“让他们先回去睡觉”
“可是.....”黄少天剩下的话音消失在喉管里
——他看见喻文州又冲他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塔的建筑里去了。

喻文州看起来真的很温和,但当他说出什么话的时候,却没人真的敢违抗。
就像现在,黄少天在之前和喻文州也争过,可现在只能注视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没入建筑物里的黑暗。

塔是那么大,塔尖戳着悠悠白云,塔座从这头横贯那头,从广场绵延到海里,黄少天整个童年在这度过,也没能探索完一半的领域。
因此他甚至产生一种错觉,生怕对方一踏进去,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但他还是没敢追上去。

“咔哒”
开门的声音忽然响起
他只好中断回忆,看向门口

是叶修。

叶修似乎没料到有人在,愣了一会儿才开口
“哟,你怎么在这儿?觉得你家的床没我们队沙发舒服?”
黄少天和叶修是表兄弟,对于他动不动出现在自家队伍的会客厅里这种情况,叶修还是挺适应的。
“不是,我家床挺好的,我就是来想问问我们队长怎么了”黄少天说。
“你们队长?哦,你说的是喻文州啊?他怎么了?”
叶修在饮水机那倒了两杯水,递给黄少天一杯,自己拿着一杯,坐到沙发上。
黄少天把傍晚情况描述了一遍。

叶修:“哦这样啊,听起来还好吧,看起来吓人,其实也不过是哨兵体质作妖。”他喝口水,继续说道:“意识体你肯定知道吧?”
黄少天点头

“你放出来之后给别人摸过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培训的老师不是说不让摸吗?”

“诶呦好学生——那你肯定不知道意识体被触碰是什么感觉”叶修露出一个很有故事的沧桑表情

黄少天:“反应很要命?”

叶修点了点头:“我当时年纪小,不懂事,让一个亲近的向导朋友薅了一把我精神体的毛”叶修顿了顿,露出不堪回首的脸色“——当时那种感觉,我的妈,怎么说呢,就和脑子过了一遍电一样,刺激的我神智都不清楚了,结果我清醒之后你猜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配合的露出懵逼的脸色
“我们躺在床上,看起来发生了点大事情,后来我们悄悄去检查,发现我们俩精神结合了。”
“所以那个向导朋友是苏沐秋?”黄少天露出复杂的表情。

叶修点头。

苏沐秋就是叶修的结合向导,在叶修刚成年时两人就忽然绑了结合,他记得当时这事儿引起很大的反响,好像是因为两人不符合结合法法定年龄。
黄少天想到这,忽然又想起谈话的主题,露出尴尬的表情:“所以喻文州也是这样?”
“对,不过他有点不一样”叶修说:“他对于自己的控制力,在哨兵圈子里出了名的厉害,就和柳下惠一样可怕——按你说的情况,他应该是坚持着去静音室冷静了吧”
“静音室?”
“就是给情绪失控的哨兵静养的地方。”
“静养有用?我见他进去的时候没带向导素啊。”
“一般我们是要打向导素的,但喻文州好像不需要——喻文州实力不错,在他独出来组小队之前,我们合作过,当时真没见过他用,全靠意志力”叶修说。

说到这,也算一个话题尘埃落地,但黄少天忽然想起另一样东西。

黄少天:“所以精神刻印是什么啊?”
“哦,那个啊”叶修表情一沉:“那是一种只在哨兵向导里传播的玩意儿。”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
黄少天还等着听后面,没想到叶修忽然就站起来了。
“还没讲什么呢?你站起来干什么?”
“我有点不放心,得去找喻文州问问细节”
“带我一个啊”黄少天说:“我正想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
叶修冲他摇了摇手“得了,想知道是什么你去翻翻我们队资料柜就知道了,没必要去静音室瞎添乱”
“怎么瞎添乱了?”黄少天不服
“你个向导跑到一群情绪失控的哨兵集聚处不是瞎添乱?”叶修不客气的说

他拉开门,干脆利落当然走了

黄少天气的冲他背影做了个鬼脸,转身去翻他们资料柜。
特化组什么都不多,就是知道的特别多,经常在这混的黄少天很快就摸到了资料柜面前,根据资料柜上的条一个一个找过去

“队伍资料、任务记录.....山苗事件处理结果...”

“哦在这儿”
黄少天拽开卡有“精神刻印”的柜子,从里面摸出一沓文件。
他带着文件又坐回沙发上,借着灯光看着上面的字。

“精神刻印”本来是一种精神暗示,来自于塔的研究部,被下暗示的人能力会显著增强,但会显得焦躁不安,时间越长,性格越不稳定。哨兵更难控制自己,向导更加易怒。

精神体是哨兵向导精神的直接反应,于是人们观察精神体,中了暗示的人所放出的精神体眼部会有红晕出现。
随着暗示程度的加深,精神体眼部的红圈会越来越多,到最后,红色会出现在哨兵向导本人的眼睛里。

如果只是一种精神暗示还好,向导可以进行驱逐和梳理。

然而可怕的是,对被暗示的哨兵进行疏导的向导,非但不能成功,反而会同样表现出被暗示的迹象。

高层终于意识到光暗示已经没法形容这个操蛋玩意儿了,于是特地改了一个刻印的名字,秘密关押已经感染刻印的哨兵向导,并催促研究部赶紧研究出对策。

然而还没等研究部成功,刻印感染者集体越狱事件就发生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越看越紧张,刚要翻下一页的时候。
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

“叶修”两个字闪在屏幕上。

“有事快说!你打扰到我看资料了!”黄少天的话难得简洁
“哟,那我这有个热闹,事关你们队长,你看不看?”叶修乐了
“你想说什么?”黄少天把资料扔到一边,站了起来。
“就是吧,你们队长没熬过去,现在快精神崩溃了”叶修说
“这种情况了你还不给他用向导素?!”黄少天感觉有阵火从心里腾起。
“他自己坚持不用,神智都不清了,还疯狂的在抵触,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架势都已经被他拖到不来个向导献身都不行了。”
黄少天开门走出去“所以你的意思很明显啊,不就是要我来进行精神结合吗”
“唉,结合这种事,还是要看你自己,哥不逼你,你自己看着办”叶修语气听起来很假
“我和其他向导可不一样,我精神结合失败两次了,之前还好,可喻文州这次要失败了,他可就这么废了——你真不考虑找其他向导?”
“向导太珍贵了,我怎么可能说喊就喊?”叶修答的极其敷衍“总之,B区二层静音区,你的队长,救不救你说了算”

电话被挂断了

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由亮转暗,面色变换不定,露出挣扎的神色,他立在原地几秒,最后朝着B区跑过去。

能不救吗?
黄少天想过这个问题。
可他一想到喻文州在知道结果的不会太好的情况下,依然愿意用精神体载他们回来这件事。一想到在精神受刺激的情况下,依然会放缓声音对他说话,周到的做好队员的布置这件事。一想到,对方会陷入精神迷失永不苏醒这件事。
他就觉得自己不能不去。

而且不过是一次精神结合而已,哪个向导没有这一步?比起一些被逼迫着强行精神结合的人来说,他已经幸运太多了。
黄少天强打精神安慰自己

他只用了几分钟就看到了静音区。
那是一排封的严严实实的小房间,小房间外面还有一层玻璃罩,黄少天认识那个东西,听说能吸收向外逸散的信息素。

叶修正站在玻璃罩外面。
“来的挺快的,做好心理准备了?”叶修说
“嗯,但成不成功和我有没有准备没什么关系。”黄少天有些别扭的说
“唉,万一成了呢”叶修转身带着他走“哥送你到门口,到底进不进去还是看你”

叶修带他穿过一个个小房间,黄少天能感觉到,每间小房间里都有动静,但没有一丝信息素渗透出来。
直到叶修带着他停在一个小房间前。
这个小房间是最安静的,但已经有很多信息素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真不愧是控制力强的人,连情绪不稳定值临界的时候都能控制自己”叶修感叹一句,然后拉开了门,转头看着黄少天说“进去吧,有点黑,你适应一下。”
黄沙天走进门口,乘着有光看了看。
喻文州安静的坐在地上,如果不是信息素浓烈的控制不住,简直就像一个正常的在睡觉的哨兵一样。
“我走啦?”叶修打量了一眼,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感觉门被他关上了。

黄少天瞬间就踩在一片黑暗里。
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白噪音还在响,四周好似无所凭依,能让人晕头转向的迷失进去。
但喻文州始终弥散着他那股淡的说不出来有什么味的信息素,就像浩浩海水中指引方向的灯塔。
黄少天循着这股信息素凑过去,坐在无声无息的哨兵面前。

看着对面黑暗里的人,黄少天一时不知道干什么。
但低着头的喻文州却一下动了。

黄少天能感觉到,黑暗中对面伸出一只手轻轻扣上自己后颈,引导他躺在地上。
接着,有人俯身过来,舔上他的双唇。

tbc
——————
急刹!!!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