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六)【喻黄】【哨向】

超级ooc
私设太多了太多太多了
————

黄少天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而且后脑发紧,似乎被什么东西固定着。

我在哪?

维持着仰躺的姿势,他艰难的扭头,因为初醒而迷蒙恍惚的视线扫过雪白的床单,滑过雪白的墙面,越过窗台,追着一只雪白的鸽子悠悠飞过碧蓝的天空,停在一栋欧式建筑的拱顶上。

很安宁祥和的一片景色。

但黄少天的心情却沉了下来,就像自己再度回到记忆深处某段无比沉闷的时光里一样

眼前的情景在脑子里是如此熟悉,熟悉到他一看到它们就能想起这个地方的名字。

g市第一人民医院特别区b06病房。

黄少天记得自己上次在这个病房还是第一次意识结合失败的时候,当时似乎是一场学校布置的意识结合的训练,对象是个能模拟哨兵精神刺激的模拟仪——一般来说这都是不会造成伤害的,因为这种刺激相当弱,即使抵达向导的精神图景也没法留下标记。

最后黄少天却失败了,不仅没达成提前预习意识结合步骤的目的,还酿成学校史上意识结合课程的最大事故。

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黄少天感觉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仪器一发出刺激,脑子里的精神力,那些和神经直接联系着的精神触须,一瞬间无法控制的暴动起来,扭成一股朝仪器发出的刺激冲过去。

黄少天能感受到这些,但根本没法控制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

精神力是什么?
是向导精神屏障后藏着的,和一个向导的大脑直接关联的力量。它一般只会通过精神触梢对外界实施情绪上思维上的影响。换句话说,它是敏感的,柔和的。

拿它直接去迎击精神刺激,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在那一击之下,黄少天意识直接被冲击得溃散,浑身抽搐,脑子里,身体里,体表体内,就像有刀狠狠割过一样——他痛的要昏迷过去,但却不断被痛醒。
如果不是当时老师就在边儿盯着,并且察觉到剧烈的精神冲击,及时通过精神触梢对他一团乱的脑域进行疏导调节,送到医院的话,那今天的黄少天可能已经是个脑瘫青年了。

这些情况黄少天也是事后才知道。只是当时他醒来的地方,也是在这个医院,也是在这个病房。

因为要靠订在床头的大型仪器养脑子,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就被拴在这张床上,看了不知道多少天的窗台。视线曾经无数次的跟随着小鸟滑过窄窄一方天空,落在拱顶上。

对于这个拱顶和这方窗台,他早就熟悉的不得了了——他甚至还知道那个拱顶属于一个博物馆

回忆到这,差不多结束,黄少天感觉自己原本浆糊一样的脑子转速也因为这些内容的充实渐渐变得正常。

黄少天总算想起来,他在之前似乎正在和喻文州进行精神结合。

当时情况是比较糟糕的,黄少天记得学习时在指导教科书上对于步骤描述是这样“在精神结合开始之前,肉体有一定的接触基本上是例行的,肉体接触的程度一般以能触动精神波动的时刻为止。”

对于肉体接触这种事,虽然处过几任哨兵,但黄沙天还是要羞愧的承认,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他的意识波动几乎在刚开始就出现了,差不多就在喻文州轻轻贴上来的时候。

没办法,要在这种时候意识还保持清明不动摇,其他向导也许做得到,但从小脑子回路和哨兵一个模子的黄少天还真不行。

喻文州的精神刺激就是在当时发出的,和模拟仪上不一样的是,喻文州的精神刺激相当强,打个比方,如果说模拟仪的精神刺激是一根针,那喻文州的精神刺激就是脸一样大的锥子。

这锥子一捅进脑子里,黄少天的毛病就忍不住犯了。

要不是有前车之鉴,他心里又想着要救人,时刻注意脑子里精神力的状况,说不定这次精神力也要拧成一股要对撞过去。

还好,这次他刹住了

但这次他也只能坚持到脑域被刺激的一刻,当哨兵发出的精神刺激流长驱直入时,他头还是控制不住的炸响,再之后发生了什么,黄少天一点记忆都没有。

所以自己出现在医院里,头还痛的要死,被固定在仪器上进行温养,这代表什么?喻文州怎么了?

一想到这,他仿佛听到神经在脑内嗡鸣着拉起警报,心头惴惴乍然翻卷如浪,打沉了黄少天心里名为理智的小船。

一种莫名而强烈的情绪支配着他的动作,让他不假思索的拔下钳制着后脑的仪器固定栓,踩着尚且虚浮的脚步向病房门口走去。

对于要去哪,该去哪,黄少天没有概念,但他感觉自己魔怔一样——喻文州不能就这么没了,他起码得去看看。

然而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

因为病门口有个姑娘。
姑娘披着一头橙黄长发,穿着桃粉色的小裙子搭淡色上衣,看起来俏皮又可爱。

这姑娘黄少天认识,毕竟从小玩到大的苏沐橙,哪能不认识。
黄少天没明白对方来干什么,但心里的焦急催动他推开苏沐橙。

苏沐橙像是被吓了一跳,愣在当场,但她扫了一眼黄少天狼狈的后脑,很快反应过来,脸色一沉,拽住黄少天的胳膊,拖回了病房。

——
苏沐橙是谁?
苏沐秋的妹妹
g市分塔里赫赫有名的医疗师,几乎一半的哨兵向导都受过她的照顾。
她很有特点
有特点到什么程度呢?
就是会治病的哨兵,很能打的医疗师
除此之外,姑娘长得是相当漂亮,性格活泼明快,深受一打哨兵向导的钦慕。

但现在,这位行为举止充满独特气质的女神,正大马金刀的坐在黄少天病房门口,以不可侵犯的姿态堵死了出门的路。
此时甚至有点气急败坏的教训着黄少天

“黄少天小向导”苏沐橙捋了捋长发,对着已经被她摁在床上躺了很久的黄少天说:“你是第一天当向导吗?第一次精神结合后由于不能稳定收敛向导素,所以不能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常识你忘记了?”

“我之前还没想过会成功,当时光想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好队长这么没了很惊慌啊好吗”黄少天一脸郁闷“你也要想想我什么情况啊”

“呵呵然而你惦念的队长醒的比你早多了,一爬起来就能清醒的给叶修发关于精神刻印的奇特人物怎么可能这么普通的挂掉,哪像你,一起来就神志不清要去找人了”苏沐橙语气温柔的讽刺着。

“唉这不是意识结合的影响吗...”黄少天说着“那什么书上不是说向导会因为首次结合而对哨兵产生一定精神依赖吗?”

“你自打脸了!你刚才明明说你以为你队长没了”苏沐橙毫不犹豫的戳破对方站不住脚的借口,她面露得意,正要乘胜追击的时候,却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忽然闭嘴了。

不止苏沐橙,黄少天也察觉到了,一丝淡的说不出有什么味的信息素正一点一点靠近,像茶,但还带一点冷香——而在黑暗的静音室中,黄少天的感知腺所感觉到的,也正是这种味道。

是喻文州

病房气氛禁不住一凝。
苏沐橙做出反应
“正主来了,你们好好聊聊,最好搞清楚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哦对了,我来是要告诉你,你的疗养期只有五天,做好准备吧。”
她脸上露出类似“没热闹看好可惜”“接下来肯定要先撤”的表情,把自己的目的很好的暴露在脸上
一说完,她很洒脱的一挥手打算走了,让黄少天躺在原位。

“握草不是你说话你就说完啊,我有什么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发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为也会被这么揣测了吗?还有为什么疗养期也限制塔人手不够了?再说——人喻文州来不来和你留不留有什么必然关系?”黄少天梗着脖子瞪眼

苏沐橙闻言,倒是顿了顿脚步,也大睁着眼睛扭头看他:“先不说我们一块长大,你性格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是那种有哨兵需要人结合就去的?至于疗养期这个,特殊情况不解释,再说,我,一个单身女哨兵,和一对刚进行完意识结合的哨兵向导共处一室?有没有搞错——你闭嘴,我连一秒都不想在这呆。”
她抬手阻止着打算说话的黄少天,脸上带着“别想让我吃狗粮”这种神色把头转回去,几步上前一把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喻文州,苏沐橙向他一点头,朝一侧转身走了。

tbc

评论(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