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随遇而安(八)【喻黄】【哨向】


在那之后的第二天,天际浅白的色泽正晕染着夜色,火红的阳光与温暖还没从东边的层云中喷薄而出的时候,喻文州就遵守诺言前来慰问他凄苦的队员兼结合向导了。
换句话说,在凌晨时分,喻文州已经敲响了黄少天病房的门。
对于这种作息,黄少天睁眼后满脸的疲倦和不适已经表明了态度。

“你们知道,现在是凌晨吗?”他躺在病床上,睁着酸痛的眼皮,目光困的快要涣散,嗓音也因强行醒来而低哑异常。
他说话的对象有两个,一个是喻文州,一个是抱着一垛资料的苏沐橙。
“不好意思”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坐在了病房里标配的桌前“特殊情况,最近要处理的东西有点多,所以来的早了点。”
苏沐橙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挑出几份资料递给了黄少天,等对方拿好之后,转身把剩下的都堆在喻文州面前,然后她松松垮垮的坐在病床尾。
“黄少天啊黄少天,你根本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幸福”她无声无息打了个哈欠“昨天,除了你这种特殊情况以外,塔里全部的哨兵和向导都忙的要死”她指了指自己眼睑下淡妆也遮不住的青紫“就说我,一直从昨天忙到了今天。”
黄少天垂着脑袋,还有点晕,但听到苏沐橙的话之后,一时间忍不住问:“这么夸张?为什么?”
没等对方回答,他脑子里忽然电闪灵光般滑过他们被红眼睛追着跑过半个城市的场景,于是一个猜测直接从心口冲到嘴边:“和精神刻印有关?”
“没错”苏沐橙说:“就是它,折磨了我整整一天。”
“怎么着?”黄少天问。
“上头非让我们交关于这个东西的病体报告”苏沐橙手扯了扯头发“问题是我们没有更多资料了啊”
“毕竟是没有应对措施的传染病”喻文州插进讨论,目光放在文件上“如果扩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塔也想早点了解清楚。”
苏沐橙耸耸肩。

“那塔怎么办?”黄少天想起之前看到的关于精神刻印的资料“没法接触也没法控制,只能让那群红眼睛横行?麻烦大了..”
“现在塔敢做的,也仅仅是派普通人去控制场面,毕竟这种东西对普通人不生效“苏沐橙说着说着皱起眉“不过普通人和哨兵向导嘛....你也知道,普通人根本控制不住。”
黄少天听的咋舌,片刻之后一脸愤懑的开口“如果不是我精神力要温养,我一定——”
苏沐橙哼笑了一声,打断他的话“你一定干什么?你个半吊子向导去那干啥?给对方送菜?”

“不,没有那么悲观”喻文州在文件上写了些什么,然后转头看着他们,脸上不动如山,“其实已经有一定对策了.....”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苏沐橙包里突兀传来嗡鸣声。
苏沐橙“诶”一声,拧着眉跳起来去翻包。
“顶头上司....”她叹口气,冲喻文州和黄少天摆摆手,转出外间去接电话了。

“.....其实有一种隔离精神的方法,不过缺点是向导没法使用精神力攻击,但其他的尚且影响不到——大家昨天那么忙,还是因为事发突然,塔高层混乱发令的结果。”喻文州接上前句。
黄少天喔一声:“没想到塔还是靠谱的”说到这,他顿了顿,随口吐槽“吓的我以为哨兵向导的末日快到了”

本来只是普通的一句话。
但喻文州闻言,眼神却一瞬间拉的有点远,像老人在暮年回首青春的神情。
然后黄少天听到他低低的呓语:“要说末日,刚被研发出来的时候,也许更像一点。”
——话音轻轻响过,如水珠跳过水面,暖风吹起羽毛,但那不知所云的语句却没那么简单,似乎传达着一种举重若轻的余韵,明明是个年轻人,这句话说出来时却像是白云看尽的沧桑老人。
黄少天听的一愣,几乎是立即就意识到这句话背后藏着故事
他回想着话的内容——刚被研发?是指精神刻印?黄少天记起文件上所说的时间——差不多十几年前....放他们身上,可能几岁大差不多。
几岁大的孩子能有什么故事?黄少天想不明白。

不过他也不打算去问,虽然很好奇,但他也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或者不能说的东西。

思绪如电,几个念头转瞬即逝,他发现喻文州好像已经回过神,赶紧装作没睡醒一样半闭着眼睛,但从模糊的眼缝里,他感觉喻文州好像在抬头看着他。
为了配合剧情的发展,黄少天假装有些清醒,眼皮几睁几闭,像是一个想睡的人挣扎着睁开眼睛——喻文州果然在看着他,嘴巴半开不闭,像是想说什么但瞬间失语一样滑稽。

他终究还是说了一句话:“困的话就睡吧,不用顾及我。”
这句话肯定不是他真正想说的,黄少天想着,然后从善如流的闭了眼

不过好在,苏沐橙的电话结束了,她脚步有些急促的走进来,拿起床尾的包。
“怎么了?”黄少天睁眼问。
“培训,紧急培训”苏沐橙眯起眼睛“奇怪,我毕业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要培训?”
“好事儿”喻文州转脸看她“针对精神刻印做出的调整吧”
苏沐橙闻言睁大眼睛“真的假的?”
看到喻文州肯定的点头,她神色雀跃起来,用更快的步速走出去了。

两人看着苏沐橙的背影风风火火的出了病房。
“少天,”喻文州开口,眼神低垂向下“有什么想问的吗?”
黄少天知道他指的是刚才那句呓语,转头看他:“我想问的挺多的——如果你真心愿意回答,而不是被我们是结合的向导哨兵这层关系所限制的话,那我就问。”
喻文州抬起眼睛放在黄少天身上,澄明的目光里好像多了点什么。
看起来像是波光粼粼的一池湖水,色彩纷呈,浮光明灭,黄少天在心里措辞。

这对眼睛的主人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黄少天照单全收,片刻后像想起什么,转开话题:“所以队长,这文件是....”他手里拿着一本文件,他打开看过,结果怎么都看不懂。
“是任务的部署”喻文州翻开看了一眼就明白了“算了..这个东西没什么用....还是听我口头指挥。”
他把文件夹塞给黄少天,又扑到堆满资料的桌前了。

——黄少天抱着文件夹研究起来,结果还是怎么都没法从满页装逼一样的书面语句里归纳出有用信息,没办法,他只能把眼睛从文件上挪开,四处游移。
从天花板向窗台,从窗台外收回来,绕墙壁转了一圈又一圈
他最后还是盯在了喻文州的背影上。

其他结合后的哨兵向导其实不该是他们这样。
由于黄少天的父母就是一对自由结合的相爱情侣,所以他从小就能感觉到。
其他结合后的向导哨兵应该彼此都忍不住亲近,连一个亲密的动作,一个相接的眼神,都会有一些东西激荡而出,摇动心旌。
但他和喻文州全然不是这样——并没有刻意的疏远,但却始终如磁铁两极,若即若离,难以靠近。

关于他们这种情况的原因,黄少天其实是了然的。
因为他们缺少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

感情。

那么有感受到自己对他的感情吗,黄少天扪心自问,除了对他能力敬佩,除了对他识人之明的感激,除去在向导素刺激下的反应——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
心底传来沉闷的钝响
于是他恍然大悟:原来还是有的。

那么有感受到对方的感情吗?
他搜索着脑海,分析着对方少有的情绪变化。
每一帧每一帧的分析。
最后他遗憾的得出结论——好像还没有

tbc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