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向晚

一年,换个心情看时间

旅伴【王肖王】

群里联文。
贴小伙伴,其他部分请在未来某天戳开他们的主页。
@成为周泽楷太太之后  @夜潮汐曜Shioyou  @笙歌醉梦间  @君唤渔火  @安乐如生

cp很冷,自救人生【哭泣】

——
  “你好?”
  肖时钦试探着说,感觉脸上的笑容僵硬的挂不住。

  他说话的对象是一个青年
   一个站在书房门口,戴着宽檐巫师帽,罩着巫师袍的青年。
  
  而对方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淡漠,并没有说话。
  于是他感觉更尴尬了。
 
  但转念一想他就意识到,对方的态度是正确的。毕竟,一早上一栋房子的主人进入自己的书房,却发现有陌生人站在自己书房里,估计都不是很能开心起来。
  偏偏自己没经由主人允许,就站在对方的家中的证据实打实的摆在眼前,他的立场先天不足。
  
  更让他委屈的是,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也许你不信”他还是打算说出苦衷“我的确是...一觉醒来,就出现在你家的....书房里。”
男人的目光绕着他上下逡巡,一句也没回答。
   可能是对方看他看的太专注了,肖时钦这时才发现,对方的眼睛似乎一大一小——但这也是不合时宜的,为了避免陷入更糟糕的境地,他赶紧用尽全力控制目光和表情,让自己不露出一点注意到这一点的端倪。
  气氛就这样不进不退的沉滞下来。
两人大睁着眼,沉默对视。
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不再清晰。肖时钦甚至能听见窗外嘈杂,细微的鸟叫声。这些自然精灵的叫声很利于放松。于是渐渐地,处于陌生环境的惊惶慢慢消散。
  他感觉自己冷静了许多,叹了口气,再度尝试打破沉寂:“这样吧,我是雷霆学院机械系导师肖时钦,一个机械师,对于忽然出现在你家的行为,我感到十分抱歉,作为补偿,我可以义务为你制作一些机械产品作为回报。”
  这一长段书面语言出口,他感觉好受了很多,特别是在发现那个青年神色因为这番话神色微微变化之后。
神色的变化即内心被打动,只要还在意这些回报,就说明他有谈判的条件,也说明他可以让这家主人把自己送回去。
  毕竟他很久没有出过学院了,根本不知道这是哪。
“王杰希,魔道学者,也可以把我当巫师。”青年抬了抬帽当做见面行礼:“但...机械师是什么?”
  本来已经表现得风度从容的肖时钦闻言,没忍住用惊讶的目光梭过面前这个青年,从头到脚。
  这不太礼貌,他明白,可他觉得对方的问题也不太礼貌。
  “你问我...机械师...是什么?”他的表情复杂的难以言喻“如果按我的理解,机械师就是制作各类机械并加以驱动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荣耀大陆主流职业——我还以为三岁小孩都知道这点”
  “...没听说过”王杰希思考了一下,直接的摇了摇头。
  “.....你是一直封闭的生活在这里吗?”肖时钦结合从书房窗户看见的一望无际的森林,为这个人常识的匮乏感到悲哀。
  但对方闻言,脸上却浮现出与肖时钦预料截然相反的情绪
——了然。
  王杰希低头沉吟,但很快又抬起头。
  “虽然不知道你对我产生了什么误解,但我大致已经明白你的情况了,以防万一,喝下这个”
    他从袍子里摸出一个粉红,冒着气泡的诡异药剂瓶,向肖时钦抛过来。
  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接到手里,拿着瓶子不敢贸然下口
“阁下,这是什么?”
  “验真药剂”对方已经抱臂靠在门框上:“你不喝,我不会再和你说更多的东西。”
  一种没听说过的药剂名字,不过感觉像是测谎仪一样的东西,他对着药剂奇异的颜色沉吟,对方是炼金术士吗。
  短暂的思考之后,即使他对这药剂的感官实在不好,但碍于旁侧死死盯着的目光,他还是闭眼喝下去了。
  药剂不苦,还有一股甜味儿,不过不太舒服的是总感觉有气泡在从嗓子眼往外冒
  “这东西喝了,有什么副作用吗?”他不放心的追问,虽然有些迟。
“如果之前你说的是真话的话,没有。”
  肖时钦松了口气。
  对方已经走进来了,直接越过他,在他那间大的吓人的书房里几十架书架里穿行,他赶紧追上去,打算好好谈谈赔偿。
  不过在那之前,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刚睁眼就想说了,你的书房真大,像一个小型图书馆。”
  对方扫了他一眼,又扭头看向他长长排列的书架,声音从他前方传来:“谢谢夸奖,不过如果你不肯坐下来等我整理资料的话,那我就先给你打个预防针。”
  “什么?”他感觉自己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对方上下句完全没法连起来。
  “我估计你需要我送你回去,因为在你之前,我的书房已经出现过很多个像你这样的人了,你们的需求我倒是很了解,但在送你回去之前——我想先告诉你,这里并不是你所说的荣耀大陆,如果非要给这地方起个名字,我更愿意称它为童话大陆。”
  肖时钦睁大眼,感觉对方说的话比自己早上睁开眼后的辩解还荒诞不经,他忍不住说“虽然很感谢你明白我想回去的心情,但也许没有那么麻烦,可能你只需要把我送出这片森林,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送你出森林?”对方大张旗鼓的回过身来,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少不更事的孩童:“看来你知道的比我以为的要少得多——这片森林是走不出去的,数以千万年,无数的童话在这片森林里发生,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童话,在其中的故事运行完毕后,所有场景都会化作森林,而故事永远有人在创造,类比一些世界里不停膨胀的宇宙这个概念,这片      森林也像宇宙,不停膨胀。”
说到这儿,对方顿住了,示意他看窗外。
  “比如说在这个窗框框住的一小片绿色,在一千多年前,曾经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发生的地方”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距离窗口有段距离,窗口只有一半是深绿的森林。
  肖时钦花了一些时间思考对方说的话,发现内心反而更加迷茫,像是被东西噎住,但还在吞咽更多东西一样。他有些艰难的开口:“虽然不知道白雪公主是什么公主,不过——你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个森林出不去?那我怎么回去?”
  对方似乎不是很为难,他看了看明显接受不良的肖时钦,冲他摆摆手。
  “等你消化了我刚才说的东西再问吧”
  他又扭头寻着书架上的标识往前走了。
  但肖时钦不想被落下,于是暂时搁置内心一片悬而未决的疑问,抬头看了看书架上的标识,标的全是年份。
“你在找什么?历史书籍吗?”
  “不,我是在找你来之前的时空,然后把你送回去。”对方已经从长长的书架尽头返身向他走来。
  对方的话让他像是脑子吃了个手雷,本来被对方的话搅  得一塌糊涂,现在反而一下清醒了,他抽着凉气问:“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能逆转时空?!我的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在我们那,时间机器和永动机,是机械师行业从来没有成功过的议题,永动机先不提,时间机器光想跨越时间就已经不可能了,你居然能跨越时空?!”
  那人皱起眉,肖时钦猜是在厌烦他的一惊一乍——但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对方开口,依然皱着眉:“在我们这的确是可以。但你说你们那儿,没办法穿越时间?你们那的巫师之类的也不行?”
  “是的”肖时钦点了点头“我们的巫师只会诅咒或者祝福,没办法穿越时空。”
  对方仔细的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神情有些郑重:“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这就意味着...也许你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
  肖时钦再次露出迷茫的神色,感觉自己这几个小时里疑惑的次数比上辈子还多。
  “所以怎么了?”
  对方抽出了附近书架的几本书,示意他跟着走到书桌前。

  王杰希:“所以,我的知识储备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送你回去。”
  肖时钦:“短时间内没有办法?那长时间就可以吗?”
  王杰希:“只能说可能。”
  肖时钦:“最长用多久?”
  王杰希:“最长能用掉你的一辈子”

  听完这句话,肖时钦忍不住沉默了。

  他素来以冷静和善于思考著称,在面对一件事的时候,最先起作用的不是他的情感,而是他的理智。

  他的理智优先考虑的是雷霆学院。

  当一个人身为导师时,身上必然会担负起一份责任,所以即使他在荣耀大陆孑然一身,他依然需要回到雷霆学院,回到机械系。

  况且,当他回首过去,占据他过去二十几年的,几乎全是关于机械的研究,如果没有意外,他在未来也将继续如此。
  可在这个没有机械师的世界,他的努力不会带来任何意义。

  他当然也可以在这个地方传承机械师的文化,但想了想这个地方的特殊性,他还是决定放弃。
  想一想,童话大陆与机械师?
  这组混搭的组合就像魔法与科学的结合一样不可思议。
  他实在不希望后世的孩子读到的童话有卖打火机的小女孩,掏出枪械刺杀公主的继母之类的内容。

  就这样,他打定了回去的主意。

  “那么,用我的一辈子去寻找回去的方法,会耽误你的时间吗?巫师先生。”
  “是魔道学者——虽然也算巫师。”王杰希扬了扬手,一柄扫帚飞进手里“不会耽误我的时间,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但有可能会发现能帮你回去的知识”

  而肖时钦盯着扫帚看了看。
  王杰希留意到他的视线,断了断话音,解释。
  “这是灭绝星辰,我的武器”
  “那还真像个巫师一样”肖时钦又看了看扫帚,转开话题“所以我们要做什么?”
  “发掘遗产,女巫的遗产。”
  “女巫的遗产?那是什么?”
  王杰希翻开他面前的书,肖时钦看了一眼,发现全是一些女性的名字,一些有柔和的光晕,一些的名字已经灰暗。
  “童话故事里,女巫总是成为阻挠主角的反派,往往下场凄惨,不得善终,是一些可怜的女性。而我,作为风险比较少的男性巫师,答应了一些女巫,会在她们死后 拿到她们的遗产,其中很多有用的手札,有可能包含有你需要的内容。”
  “那这本书....”肖时钦指着满是女性名字的厚书问
  “记载有那些女巫的名字,灰暗的名字代表已死,发光的代表还活着。”
  “女巫还有名字?”
  “当然,可惜大部分写童话的人都不会描写她们的名字。比如说我马上要去拜访的这一位,海伦。”

  肖时钦看着他指的地方,有个名字正在闪烁。
  “她快死了吗?”
  “是的,我们先过去。”
  王杰希跨上了他的灭绝星辰,然后示意肖时钦也坐在他后面。
  “你最好抓紧”王杰希看了看肖时钦攥着扫把把的手“我的行驶路线很刺激。”
  肖时钦赶紧把扫帚把捏的更紧。

  然后他感觉灭绝星辰抖了抖,像是引擎在启动一样。
  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扫把头上斜。

  一飞冲天。

  肖时钦一时受到了相当大的惊吓,他挣扎着伸手,揽住前面人的腰,稳定住身体。

   要是在扫帚上摔下去,这辈子估计就提早结束了。

tbc

评论(11)

热度(7)